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不按套路出牌旅居夢想家筆下的酒店造夢空間

发布时间:2019-04-02 03:58:48
原標題:不按套路出牌,旅居夢想家筆下的酒店造夢空間 酒店提供給你的不僅是一夜好眠,就像一切值得玩味的物件,

原標題:不按套路出牌,旅居夢想家筆下的酒店造夢空間

酒店提供給你的不僅是一夜好眠,就像一切值得玩味的物件,設計師的每一筆折射出的是不同的審美,并塑造著我們的生活形態。

中式摩登

中式風格早已不再是古色古香或雕梁畫棟,這一切歸功于季裕棠、傅厚民、胡如珊等華人設計師對傳統中式風格的深度解讀及大膽革新。

Tony Chi

季裕堂

多數人在看過上海柏悅后,無不凝神屏息了數分鐘,整場空間秀幾乎沒有用到一絲一毫“ 雕梁畫棟”式的傳統中國元素,卻把中式風格刻畫得入木三分——靈感取自老上海石庫門住宅天井的底部迷宮式進廳、客房不對稱的床板設計、模仿中式老宅場景的空中庭院,無不為中國風格的演繹開辟了一片新大陸。

倫敦瑰麗酒店是Tony Chi的得意之作。

如今,老季用其招牌的碎鏡面、動物頭首、老相框、整木桌板和皮凳引發客人對親切的祖父、舊日大戶人家生活場景的追憶,入味又不失俏皮。

代表作上海柏悅酒店、廣州文華東方酒店、臺北文華東方餐廳、倫敦瑰麗酒店。

符號不對稱、老相框、皮凳、動物、帶玻璃罩的櫥柜和燈具、細碎擺件。

André Fu

傅厚民

傅厚民營造的香港奕居不僅是奢華酒店設計風格上的一個里程碑,也為酒店設計引入了全新規則。他一人參與了包括酒店燈光、音樂、香味、員工制服甚至電梯鈴音(是座鐘的“ 鐺”聲)在內的全盤設計,打破了酒店設計即分包干區的游戲規則,讓設計的呈現更縝密、統一。

他營造的溫暖色調、絲滑質感、水療風格浴室,讓卸除疲憊和阻隔紛擾變得易如反掌。

代表作 奕居、香港嘉里酒店、The Berkeley套房。

Neri Hu

如恩組合

自2004年在上海建立如恩設計研究室(Neri Hu)以來,郭錫恩和胡如珊伉儷就一直致力于利用其背景多元的團隊、全球化的觀念結合多元、重疊的設計理念,實現建筑與體驗、細節、材料、形狀和燈光的積極互動。如恩專長保留建筑最本真的結構與留痕,并將通透的、極簡的、清雅的當代元素穿插其中,使空間在各種戲劇沖撞中實現對話與共融。如恩的酒店作品也和其事務所一樣,與上海緊密關聯。

如恩改造的水舍精品酒店原建筑是20世紀30年代的日本武裝總部。

其初期的酒店作品——水舍是歷史建筑變身為精品酒店教科書般的演繹。其最新力作上海素凱泰酒店也將海派風格以最沉靜、流暢的方式融入當代風格。

水舍精品酒店的入口。

代表作瑜舍餐廳、水舍、上海素凱泰酒店、上海艾迪遜酒店。

符號建筑本真的痕跡、干凈利落的線條切割。

日式簡約

擅于利用天然材質,尤其是木和棉麻織品;對空間的重新挖掘不局限于用通透材質打造的敞亮視覺,更在于利用自然光線和人造光線構建出的空間層次。

Super Potato

Super Potato結緣酒店還得從1998年為新加坡君悅酒店改造餐飲空間說起,這個當年在設計界辛苦打拼了二十余年的事務所大膽地將木料和石材打造出誤入巖洞的木屋場景,本該與厚實的石壁打交道的酒窖卻化身為晶瑩剔透的水晶宮,在粗曠的石塊和溫情的原木間充當著美妙的中和……這個設計很快征服了酒店界的“建筑系學霸”——凱悅集團(包攬了上海安達仕、釜山、首爾和廣州柏悅在內的一桿凱悅系酒店的垂青)。

Super Potato以設計餐廳和酒吧起家,這處餐廳位于阿布扎比麗思卡爾頓酒店。

在Super Potato設計的眾多酒店中,墻面的處理是一大特色,不論廣州柏悅酒店中用報紙壓縮而成的墻面,還是在阿布扎比麗思卡爾頓酒店中用不同彩色織品打造的餐廳墻面,你總能發現不同的驚喜。

廣州柏悅酒店的大堂有Super Potato善用的原木材料。

代表作廣州柏悅酒店、首爾柏悅酒店、上海新天地安達仕、北京柏悅酒店北京亮、港島香格里拉。

符號石木等天然材料、墻面的多材質拼貼、日式紙屏燈。

Kengo Kuma

隈研吾

隈研吾正成為當今最受酒店歡迎的日本設計師,在他的設計里,永遠都充滿了大篇幅的橡木、供采光直入的大塊面玻璃,以及供思緒自由陳列的空間留白。其早期酒店作品——北京瑜舍就率先演繹了其招牌符號,在這個巨大的綠色玻璃魔方中,每一間客房都藏進了中庭周圍的原木墻壁中,居室則完全擺脫了對傳統墻體的依賴,所有的空間區隔都交由玻璃和紗簾實現。屋內只有最簡單、基礎的家具陳設,幾乎與空間本身融為一體,廁所隔間、衣帽間等需要更多隱私的空間則采用隱藏法,用隱藏門無縫藏進墻體。

瑜舍是隈研吾獻給北京的第一間酒店,客房以透明隔斷打造敞亮的視覺感受,且能在每日不同的時段營造出不同的光影變換。

隈研吾式的直白和委婉成就了每一間隈研吾加持酒店在空間營造上的機智和寫意。而在即將開業的北京望京凱悅中,隈研吾又利用懸于天花板的木條等元素,將自然光線予以切割和變形,探索空間更錯落的層次感。

代表作瑜舍、北京望京凱悅酒店、 One@Tokyo。

符號原木、采光直入的玻璃窗、打造光影變化的介質。

北美都會風

北美設計師對如今都市酒店的設計風格影響深遠,以老建筑改造的精品酒店、雅痞的生活方式酒店、回溯往昔但構造當下的旋轉樓梯等,都已成為都市奢華酒店的常見元素。

Yabu Pushelberg

如果說Roman Williams定義了生活方式酒店,那么加拿大設計組合雅布在演繹21世紀的都市奢華和潮流上堪稱翹楚。如今炙手可熱的品牌艾迪遜便是Ian Schrager攜手二人打造的,而早在世紀之初, Ian Schrager就曾希望雅布能幫他改造當年由Philippe Starck重新設計的Royalton Hotel,但被二人婉言謝絕。“因為那是經典之作,潮流循環往復,我們都認為Philippe的那件作品值得被保留。”

曼谷柏悅酒店

在經典、奢華與潮流間的探索彰顯在雅布的所有作品中,艾迪遜酒店試圖探索的便是奢華于21世紀的意義。與20世紀的“ 繁復”相比,雅布更關注在原有建筑內的空間勾勒,以及材質運用,也因此,旋轉樓梯、各式隔斷(屏風、開放式置物柜)都是他們的標志性元素。

北美設計組合雅布設計的北京華爾道夫酒店包含他們善用的旋轉樓梯元素。

世紀之初,二人操刀的東京丸之內四季酒店便是空間重新勾勒的范本,在層高和面積有限的建筑內,二人利用每個客房的角度、格局定制設計,并搭配相應的家具。此外,對藝術品的運用也是二人之于酒店氛圍營造的貢獻,艾迪遜酒店紐約、邁阿密和倫敦分號的藝術畫作,以及二人開發的藝術裝置品牌都是其設計風格的注腳。

代表作倫敦艾迪遜酒店、邁阿密艾迪遜酒店、廣州W酒店、北京華爾道夫酒店、曼谷柏悅酒店、杭州柏悅酒店、紐約柏悅酒店。

符號旋轉樓梯、藝術作品、空間隔斷。

Roman Williams

當年席卷歐美的社會文化運動“布魯克林化”在Roman Williams的手筆下變成了生活方式酒店的雛形——那些新一代年輕人所追求的“質樸”“手作”等情愫被演繹成酒店里的愛迪生燈泡、 Tolix圓角金屬凳、生銹的打字機……從前的公路標志和工廠里的機器則被改造為吧臺或酒店的某一場景。

Roman Williams設計的Ace紐約分號,Ace的成功奠定了如今生活方式酒店的審美基調。

從The Standard到 Ace Hotels,再到新晉的Freehand品牌、Hotel Emma, Roman Williams重新塑造了近20年來的都市生活方式和酒店審美。

代表作The Standard Highline、 Freehand Miami、 Ace Hotel New York、 Ace Hotel New Orleans。

符號愛迪生燈泡、工業金屬材質、原木長條板、古董擺件。

澳系天然

天地之間,人自渺小,典型的澳系設計講求干凈、天然,以及與周圍環境的和諧統一。

BAR STUDIO

Bar Studio曾執掌過悉尼柏悅酒店的翻修工程,但真正令其紅透半邊天的莫過于北京瑰麗,同樣是翻修工程(征用京廣中心部分樓層改造而來),設計師將原本無趣的底部空間改造為由市井元素和當代藝術品攜手裝點的挑空大堂,并在酒店周圍打造層次分明的城中花園,將本立于北京三環邊的酒店與喧囂隔絕。

北京瑰麗酒店游泳池

臨窗而坐,眼前的植被讓度假、休閑的氛圍瞬間提升。層高受限的客房層在鏡面、房梁、臨窗日間榻的介入下變身為治愈感十足的私邸,大氣的京腔與澳式的慵懶相得益彰。最動人的莫過于摻入發呆亭和溫室場景的泳池,這場好評如潮的旅居盛宴令Bar Studio直接晉級為瑰麗的御用設計工作室。

Bar Studio成功設計了北京瑰麗酒店后,又為我們獻上了普吉島瑰麗酒店。

代表作北京瑰麗酒店、悉尼柏悅酒店。

符號柵格、全木鑲板、日間榻。

Kerry Hill

這位生于西澳首府珀斯的名建筑師前一陣剛憑借獻給故鄉的COMO酒店艷驚世界,但他最出名的酒店作品都位于亞洲——蘭卡威的Datai、日月潭的涵碧樓,這位澳洲設計師的建筑主要憑借象征山的豎線和暗喻水的水平線構筑,極簡卻有力。

Kerry Hill完成了安縵城市化的功課,東京安縵便是將安縵寧靜致遠的避世美學移居城市高空的范本。

老先生最引以為傲的功績莫過于將安縵成功地引入城市——他把日式枯山水庭院無縫嵌入東京上空,又為從江西移植到上海的古宅注入新生。其對古與靜、動與靜的把控令人拍案。

代表作Aman Tokyo、Amanemu、Amanyangyun、COMO Perth。

符號大臺階、無邊泳池、柱廊。

東方禪意

當下最能駕馭亞洲風格的設計師是一個比利時人,但這得歸功于他長期根植亞洲。

Jean-Michel Gathy

這位當今全球要價最高的設計師自稱“深受酒店界寵溺的小男孩”,他的伯樂是“安縵之父”——Adrian Zecha。全球最頂尖的酒店品牌都會不假思索地將自己最重磅的分號委托其操刀,包括買安縵不成的LVMH白馬。

全球要價最高的設計師Jean-Michel Gathy設計的Cheval Blanc Randheli將其善用的東方元素和明亮色彩加以搭配。

他的建筑總是被大篇幅的鏡面水池環抱。正如他所說:“水是他最在意的設計元素,水能帶來映射、流動和音律。”他的建筑仿佛能透過水面端詳自己的容貌,可見他對自己作品的足夠自信。

水是Jean-Michel Gathy設計中的重要元素,他認為水象征著流動、音律和光影。

此外,Jean-Michel Gathy還熱衷在空間內安裝各種靈活的隔斷,以便賓客借助其自由分隔空間,可能在他看來,西方建筑通過墻體構造空間,但東方智慧在于打造靈活的層次。他還熱衷打造動輒百米的超長泳池,以及讓居室時刻保持清醒的一抹炫色(以紅色居多,馬爾代夫白馬則是檸檬黃)。將閃耀第五大道的安縵紐約項目是他當下令世人最為期待的作品。

代表作Cheval Blanc Randheli、 Aman Canal Grande、 Amanoi、三亞柏悅、頤和安縵、富春山居、拉薩瑞吉、紐約安縵。

符號居室隔斷、映射池、超長T臺泳池。

不能被歸類,但足夠精彩

Bill Bensley

提及帳篷酒店,不少人將四季酒店集團在泰國金三角的酒店列為頂級,你可能不會想到這位設計師這些年還設計出更多跳脫框架的酒店,例如像一所魔法大學的JW Marriott Phu Quoc。

JW Marriott Phu Quoc是Bill Bensley想象力的又一次呈現。

“有趣”“超乎想象”是Bensley這幾年設計的關鍵詞。酒店在他看來是“逃離”的媒介,這賦予他設計的酒店以場景化、戲劇化和想象力。也因此,他的設計包括酒店環境、建筑、室內、員工制服,乃至菜單和所有書面視覺。與其說是住酒店,不如說你將步入一間“成人主題樂園”。

代表作JW Marriott Phu Quoc、泰國金三角四季帳篷酒店。

Philippe Starck

1988年由Philippe Starck改造的Royalton Hotel標志著酒店進入“設計時代”。這間原本普通的酒店大堂被鋪上了寶藍色地毯,兩側安裝了牛角的燈具,營造出神秘和性感的氛圍,成為時尚名流追捧的時髦據點,也因此平衡了酒店在地理位置和客房上的先天不足。而此前,旅行者在意的連鎖酒店的標準化品質和舒適性也不再成為衡量酒店優質與否的唯一標準。

Philippe Starck是老酒店改造高手,萊佛士于巴黎的分號在他擅長的鏡面運用下變得十分摩登。

其后改造的Delano Hotel更成為美國早期的都市度假村范本,一改邁阿密傳統的度假村模式,在藝術街區的一棟老建筑中,開辟出既有紐約俱樂部性感氛圍,又兼具海島氣息的酒店風格。

萊佛士巴黎分號的客房。

步入21世紀后,PhillippeStarck則將注意力放在了輕奢酒店領域,將紐約Paramount酒店改造為僅售100美金的潮酷酒店,還重返法國,聯手雅高集團打造了Mama Shelter這一生活方式品牌。

代表作Royalton Hotel(1988)、 Delano Hotel(1995)、 Hotel Meurice、Le Royal Monceau Raffles、Mama Shelter。

撰文/汪詩原、Nancy

微信編輯 / Aileen

相關Tags:

甲型流感的治疗方法肾炎的治疗方法两个月宝宝感冒咳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