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九玄邪尊第八十一章强者为尊

发布时间:2020-01-26 03:23:49

九玄邪尊 第八十一章 强者为尊

第八十一章

“不是”萧馨被他的话吓了一跳,白了楚南一眼,知道自己话没説清楚,解释道:“师父跟师母三个月前説有要事要办,出了山门。直到今日还没回来。”

楚南擦了把汗,放下了心,皱皱眉头问:“嗯?三个月前都出了山门,到现在还没回来?师父有説过办什么事情吗,跟你交代过什么吗?”

萧馨摇摇头,面露委屈:“没有,师父对他们的事情只字未提,只是説这一去,短则几月,长则数年。到现在他们也了无音信,我怪想他们的。”

楚南心説奇怪,这易云天与云芳华到底所谓何事,竟走的如此仓促?也不给大家留下个音信。

“哦,对了!”萧馨拍拍额头,道:“在三个月前,曾经有个叫什么云……云清道人的老头来拜过山门。説是找师父説一些事情,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不过七日之后,师父便决定跟师母出去了。”

云清道人,不就是那苍云派的祖师吗。他怎么会来千影门。

上次自己一干人等大闹苍云殿,把掌门都惊动出来。

难不成这云清道人是带人寻仇滋事的?

但听着萧馨具体述説后,楚南转念一想,又否定自己的想法。

若是云清道人欲要寻仇,也不可能就这样一人单枪匹马的过来,况且,他仿佛与自己师父相谈甚欢。

两人闭门,秘密商议着什么事情,应该是达成了某种约定。

不过像易云天这种境界的强者,他们之间的话题楚南是插不上嘴的。

説到这儿,萧馨又跺了楚南一脚,撒娇着不满道:“都怪xiǎo师弟,谁让你昏迷这么长时间,这些时日千影门只剩下你我二人,你又不説话,本师姐都无聊死了!”

楚南眼疾脚快,赶紧把脚收了回来躲开她的报复,嘿嘿一笑哄道:“不会吧,就算大师姐二师姐出门,那不是还有叶冰师姐吗?你可以去找她玩啊,对了……”

楚南拍了下额头继续説:“我方才经过梅林,怎么不见叶冰师姐的踪影?”

“哼,”萧馨见他躲过去,不肯罢休,又在楚南胸口捶了一拳头才作罢。道:“就知道打听别的师姐。这些日子,本师姐一直照顾你的起居饮食,你都不知道关心下人家。真是个白眼狼!”

萧馨忍了忍,却又神色黯淡下来:“自那日之后,你就陷入昏迷。师父耗费了好多心血,才把你的病情稳住。也是那一天,叶冰师姐就悄悄的离开山门,不辞而别,现在也了无音信。我好担心她,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受人欺负。”

千影门众弟子,感情都很是深厚。

叶冰平日虽然沉默寡言,脾气也比较火爆,但待人极好。大家都知道她是面冷心热,这次不辞而别,萧馨内心当然担心。

“怎么会不辞而别?”楚南眉头一皱:“你们起初都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啊,自苍云派回来之后。叶冰师姐便一言不发,好像很多心事。但我不敢问。”萧馨説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表情一变:“对了,回来时你是被叶冰师姐背回来的。那时,你的手中好像捏着什么东西。叶冰师姐看完之后,脸色就开始古怪,过了没几天便走了。”

“东西?什么东西,还在不在,让我看看。”楚南心里隐约有种不妙感觉。

当日事情转变太大,谁也没能料到云仙道人竟然是叶冰的杀父仇人。

想来这次叶冰私自离开山门,十有**是跟此事有关,难不成她发现了什么蹊跷?

“好像是一块碎布片,应该还在吧,回来之后前几日都是大师姐在照顾你,你的东西都是由她来收拾的,只是我不知道放在哪里。”萧馨皱着下巴,思考了会儿才回答:“呆会儿我去寻一寻,兴许还能找到。”

两人并肩坐在木桥边,把腿从木桥栏杆的缝隙伸出去,萧馨将脚丫子浸在水里,调皮的晃荡着,不断荡起波纹。

微凉的湖水清澈见底,潺潺流动,自萧馨嫩藕节般的xiǎo腿上抚摸而过,她便眉笑颜开,嘴角噙着浓浓的笑。

秋风略带着凉意,吹的人很舒服。

浩日方落,余辉将天边染的五彩斑斓。湖面上波光粼粼,仿佛一面璀璨的水晶镜,不时有枯叶打着旋落在水面上。

楚南方才苏醒,身体的状态不是很好,但看到这幅美景,心里也舒服许多,身体不像是开始那么难受。

时间飞逝,眨眼便要日落西山。

跟萧馨聊了半日,楚南才知道这三个月来,都是萧馨亲力亲为,一直照顾着自己。事无巨细,全都是她一人在做。

“不会吧,真是辛苦xiǎo师姐了。来我给你揉揉肩。”楚南一阵惊讶,随即拍着马屁,殷情的凑上去萧馨后面,在这娇柔的香肩上揉啊揉。

“哼哼,你才知道本师姐有多么多么大的功劳,还不赶紧的!”萧馨斜着眼瞅了一下楚南,鼓着腮帮子生气的説。

她本来性子调皮,又喜欢偷懒。这几个月整个千影门都只有他们二人,楚南又一直昏迷。

所以只有这个xiǎo师姐来照顾他。这几个萧馨可是累死了,每次自己累的死去活来,看着安安稳稳躺在床上的楚南,她都气的牙根痒痒,心里发誓等xiǎo师弟醒来后,要狠狠的欺负他。

这张俏脸面露满意,舒服享受的半眯着眼睛,指指diǎndiǎn:“这里这里,再往上一diǎn儿。哎~对!就是这里,哎呀!xiǎo师弟你好笨呐,本师姐都要被你捏碎了,轻一diǎn儿!”

在她不断抱怨下,楚南探过头偷瞄了她一眼,这丫头正一脸陶醉享受,嘴角全是得瑟的笑。

算了,就让她一次。

“慢着!你这么殷情给我敲背,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萧馨忽然回头,戒备的盯着楚南,严肃的説,满脸的狐疑。

楚南拍着胸脯,大义凛然,严肃的説:“怎么可能,xiǎo师姐大人您这段时间受累,师弟给你捶背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师弟对xiǎo师姐大人您一片赤诚,天地可鉴!”

萧馨的脸色这才软下来,满意的diǎn头:“嗯,果然是孺子可教,放心吧xiǎo师弟。等本师姐日后修炼大成,给你请一百个捶背的!哎,你怎么停了?赶快继续按呐,人家都快酸死了。”

“喳!多谢xiǎo师姐大爷大恩大德,师弟没齿难忘!”

楚南像个机灵的xiǎo厮,而萧馨就好比个专程来享受的大爷。

楚南一边按着,可目光却不安分的在萧馨身上扫来扫去。

时间过的真快啊。

记得自己初来乍到时,她还是个xiǎo萝莉。眨眼间,就成为豆蔻少女。散发着诱人的青春气息。

娇俏可人的身体,前凸后翘。胸脯此刻也是含苞待放,好像刚发育还未展开的花骨朵。

半透明的皮肤嫩如凝脂,白里透红,极为养眼。

青丝顺着耳根随意倾洒,在夕阳映射下,楚南甚至能够看到她皮肤里的毛细血管,很招人心疼。

苍天待老子不薄啊,自己的各个师姐都是绝世女子。

楚南深感自己投胎投对了地方,好像就这样住在一起,永远这般生活下去。

总有一天,老子一定要有最强的实力,要有般配的上所有师姐的实力!

与她们结为仙侣,聚在千影门,过着比神仙都还逍遥的日子!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并不受任何世俗的约束,也没有道德的禁锢。

只要你实力够强,世间的一切都会臣服在你脚下!

楚南心中激荡,手里的动作也不自觉加大几分力道。

“哎呀,”萧馨有些疼,撇过头哀怨看了楚南一眼,嗔怪道:“xiǎo师弟,难道你想掐死本师姐吗!”

“嘿嘿,”楚南忙赔笑的又在她香肩上揉了揉,岔开话题问:“对了xiǎo师姐,你説这段日子一直是你在照顾我。那么,岂不是我这几个月都没有洗澡?”

説着楚南下意识闻了闻自己身上。

“怎么可能,你受得了。本师姐都受不了。”萧馨有些恶心的吐着舌头:“当然是本师姐帮你洗澡的啦!”

楚南吓了一大跳,双手抱胸惊讶道:“不是吧,那我岂不是被你看了个精光!”

这话一説,萧馨的脸色顷刻红了,泛出朵朵红晕。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现在还羞涩难当,恨不得想把头埋进水里去。

xiǎo师弟跟自己长的怎么不一样啊,那多出来的一根东西到底是什么……

萧馨虽然不懂男女之事,但在安忆如的荼毒下,也略有耳闻。

知道男女有别,所以当时洗澡时萧馨都是蒙着眼睛。可是,手还是不时的跟楚南来亲密接触。

不xiǎo心触碰到那根奇形怪状的长东西。

所谓好奇心害死猫,萧馨最后忍不住摘下蒙着眼睛的布条,一探究竟。

结果发现这东西竟然还能大能xiǎo,能软能硬。

萧馨从未见过如此奇妙的东西,心里啧啧称奇,心道这莫不是什么灵器宝贝吧,xiǎo师弟真是抠门,有宝贝竟然还藏着从来不拿出来给我看。

捏在手里研究了很长时间。直到萧馨无意间在千影门,发现了一本双修之术,看到上面的xiǎo画面后,萧馨才知道这玩意儿的作用。

她当时就羞得恨不得立即拿着剪刀,把楚南的这根玩意儿咔嚓掉。

这等奇耻大羞,萧馨哪好意思跟楚南説,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里。

看到她不断变化,最后快要滴出血的脸色,楚南哪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心中暗笑,这xiǎo丫头片子脸皮儿挺薄的哦。

就在萧馨发愣之时,楚南却突然发作,一下扑进萧馨怀中,贴在这含苞待放的胸脯上,好像受了迫害的xiǎo媳妇,委屈的嚎啕大哭:“呜……我不管,你把人家看光了,xiǎo师姐你要对我负责!”

哎呀?萧馨微微一怔,呆愣住了。心道:本师姐不辞劳苦这样服侍了你这么长时间,还没让你回报。你竟然让我负责?

但看着楚南哭的如此凄惨。她倒觉得这样把人家看完,有些过意不去。

呆愣片刻后,她旋即傲然一笑,淡淡拍楚南肩膀,言语很是豪迈的安慰着楚南:

“放心吧xiǎo师弟,本师姐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不过从此以后你就是本师姐一个人的,”随即脸色一变,恶狠狠的掐着楚南腰:“不准再偷看别的女人!否则的话,本师姐就将你……”

説着,萧馨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凶神恶煞“啪”的掰断了。

楚南吓得一哆嗦,马上从她怀里钻出来,留念往返的又看了看萧馨的胸脯,咂咂嘴讪笑着,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负责好了。”

刚説完这话,楚南骤然脸色大变,毫无征兆直挺挺的昏倒在萧馨怀里。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地址
宿迁市工人医院怎么样
青海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运城治疗睾丸炎费用
天津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