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王林从老家政府低价接手宾馆转手赚几千万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5:01

  原芦溪县委书记宋迪维、芦溪县长刘家富与王林的合影。新京报 刘刚 翻拍

  原玉女山庄山顶,王林搞来的一架飞机和建筑,该飞机据王林宣传是周恩来总理的专机。新京报 刘刚 摄

  “大师”王林如何在他的老家芦溪经营生意?在芦溪,王林曾借款给政府,显示了自己雄厚的资金实力。2001年县政府将芦溪宾馆卖给王林并赠送百亩林地。2007年,王林将宾馆及林地以420万美元(约3400万元)转让,6年获利几千万。芦溪县政法系统内部人士表示转让过程未经过公开拍卖,为让王林拿到宾馆土地,两次虚假流拍,将拍卖价格从750万降至200万。

  2013年8月3日,马云、赵薇拜访王林一个月后,“大师”王林豪宅前竖起了脚手架,鎏金的“王府”二字被铲去。

  当天,王林在上贴出回应,解释他的财富来源。王林说,他有时候做点生意。另外喜欢买房子,十几年在国内外都有一些房地产投资,这些年行情好赚了不少。

  王林得到芦溪宾馆的过程表明,他的生意离不开政府关系的运用。

  2001年王林200万买下芦溪宾馆,政府送王林百亩林地。6年后,芦溪宾馆和林地420万美元转让。获利数千万。萍乡政法系统一高级官员认为,这是王林在芦溪挖到的“第一桶金”。

  王林的双重身份

  1993年,政府兴建办公大楼,王林捐赠10万港币,进入当时芦溪官员视线

  上世纪90年代初,王林开着武警牌照的小轿车回到萍乡,关于“气功大师”王林的传说,遍布芦溪县城。上世纪90年代在芦溪公安局任要职的人士回忆,当时看见王林使用过多块武警牌照,“有南昌的,也有海南的。”

  王林的拿手绝技是“空盆来蛇”和“空杯来酒”,他凭此进入气功界,并且与当时的警界和政府官员建立了关系。

  当时,王林的名片上有各种名头,“江西省气功学会副理事长”、“江西省公安厅和萍乡市公安局高级顾问”、“江西省和萍乡市政协委员”等。

  在王林的早期相册里,除了中央领导的合影,赣、粤、琼等地政府和公安系统官员均与他有多张合影。

  王林如何取得“第一桶金”,当地流传他的发家史多与广东有关。

  一名芦溪萍乡政法系统高级官员称,王林的发迹是从做“掮客”开始。他说,广东一家大酒店转让,王林凭借官方关系,做中间人,促成低价购买。后获得16%的股份,变现后收获上千万。

  1993年,芦溪区政府兴建办公大楼。回乡的“大师”王林捐赠10万港币,春节时又向民政部门捐赠100床棉絮。

  “芦溪官员知道他有钱了,”当时芦溪县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刘成(化名)向表示,王林自此进入芦溪官员视线。

  刘成向表示,作为回报,县里回赠王林300㎡左右宅基地,距芦溪县政府大门200米,该地后建成别墅。

  1995年,“大师”王林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再回到芦溪后已成为一名“港商”。

  借钱给政府

  芦溪法院、武功山风景区都曾经向王林借钱,辞职下海的官员也向王林借钱经商

  “港商”王林的能力最早通过借钱为人所知。

  刘成介绍,王林吴姓同学当时任芦溪县财政局长,通过吴,王林以不同的利息借钱给芦溪的单位或个人。

  王林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表示,在芦溪县政府经济困难时,他曾用比银行还低的利息借给县财政几千万元。

  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此前曾发布通稿介绍经过。“武功山开发初期,在融资无望的情况下, 王林个人借给景区1300万元,年利率4.6%,用于支持武功山的开发。”

  芦溪县法院也向王林借过钱。当时的法院副院长钟炎生回忆,县法院新建办公楼后,缺装修经费,县法院后来找到王林,借款200万,“利息三厘六”,一年后还清。

  政府官员也有多人向王林借过钱。1997年,当时的芦溪区委书记李振元辞职下海。他表示,下海初期,他曾向王林借过两笔钱,“一笔买车借过20万,后来又借过200万,都没有利息。”

  芦溪县之前的财政局吴姓局长和另外一官员向王林借钱经商,后亏损无法按时偿还。王林告状到省里,要求官员还钱。刘成说,2011年前后,江西省政府有关部门还为此专门电报至芦溪县政府。

  “看到王林资金雄厚,加之芦溪宾馆经营不善负债,县里决定把芦溪宾馆转让给王林。”刘成表示。

  1994年,芦溪宾馆动工。宾馆占地50亩,由芦溪县土地局负责,工程费用超200万。次年改由芦溪县建设局经营。

  芦溪县前建设局长刘告生回忆,芦溪宾馆累计贷款700余万,竣工后,包括餐饮、住宿、娱乐,在萍乡数一数二。

  1997年开业时,宾馆主楼、酒店夜总会、桑拿中心,小卖部均建成。此后直到2001年,芦溪宾馆辗转几个承包商经营,均长年亏损,宾馆欠下一些债务。

  2001年下半年芦溪县政府决议,将芦溪宾馆转让给王林。

  虚假流拍

  芦溪县政法系统内部人士称法院未公开拍卖,为王林低价拿到宾馆,两次流拍,价格从750万降至200万

  转让的协议是在夜里签署的。

  一位参与签字的官员回忆,当时县委主要领导临时通知,到“王府”签字,现场除了县委、县政府官员,还有县建设局、法院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

  该官员介绍,芦溪宾馆主体建筑以及50亩土地作价200万转让王林。

  芦溪宾馆当年转让王林时,是否依法经过评估和招拍挂?

  8月6日,芦溪县国土局纪检组长欧阳建良拒绝查询档案,称已形成报告交芦溪县委、县政府。多次向芦溪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启耀提出采访要求,未得到回应。

  多名独立的消息源则表示,宾馆的转让,没有经过招拍挂。

  芦溪县有企业主提出500万买宾馆,未获同意。据举报人的材料,一个拒绝的理由是,“资金不雄厚”、“不利于今后开发”。

  关于芦溪宾馆转让的过程,芦溪县政法系统内部人士称芦溪宾馆破产处理时,法院未公开拍卖,为了王林低价拿到宾馆,第一次虚假流拍,主楼评估价750万,降至500万;后又搞了第二次流拍,把价格降至200万元。“两次降价幅度均违反拍卖法及条例最多降20%的规定,严重违法。”芦溪县政府未对此未回应。

  而据一份芦溪县当地的举报材料称,王林购得宾馆后,不交20万尾款,县法院多次催讨。最后一次几个法官去“王府”要钱。当时芦溪县政法系统人士表示,王林从2楼把20万现金扔下楼,钞票散落一地,法官从地上将20万现金捡起。此消息未得到当事人回应。

  刘成介绍,2001年王林拿下芦溪宾馆时,时任芦溪县委书记的宋迪维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决定将芦溪宾馆卖给王林。

  100亩的赠送

  为了改善招商环境,促进全县经济发展,统一征地100.9亩,无偿赠送给王林

  王林付出200万在拿到芦溪宾馆的同时,还拿到了芦溪宾馆背靠的100.9亩山地。

  当时这100.9亩山地是以招商引资优惠的条件赠给王林的。“也就是说,王林0元拿到了100.9亩山地”,刘成说。

  而拿到的当年县政府常务会议下发的文件明确写明,为促进全县经济发展,无偿送给王林100.9亩土地。

  县政府常务会议召开时间是2002年6月,县长刘家富主持,县建设局、县林业局、县财政局等多个部门负责人参加。

  该文件称,为了改善县里的宾馆条件,改善招商环境,促进全县经济发展,统一征地100.9亩,无偿赠送给王林,用于芦溪宾馆改扩建。

  征地拆迁成本由县财政承担,县林业局负责测量,芦溪镇负责征地拆迁工作并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县土地局协助镇政府征地拆迁,同时负责办理土地使用手续。

  会议要求,从速办好征地手续,从开会算起,为期十天。征地拆迁工作由当时的副县长江跃负责。

  关于芦溪宾馆转让的具体过程,时任芦溪县委书记宋迪维现任鹰潭市委常委、副市长,时任县长刘家富现任南昌市副市长,多次联系两人,对方均未回应。

  买下芦溪宾馆后,王林投资重新装修。2003年9月27日,萍乡市萍审有限会计师事务所,为王林装修后的芦溪宾馆房屋建筑物和国有土地使用权作出评估报告,两者估价总计3478万余元。当年的评估报告显示建筑物估值526.9万余元,芦溪宾馆的地和百亩林地估值2951.9万余元。

  当年9月30日,王林以实物投资,注册成立港资企业“萍乡市芦溪玉女山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女山庄),注册资本420万美元,替代此前的芦溪宾馆。

  自此,芦溪宾馆变身外资企业“玉女山庄”。

  不了了之的脱衣舞案

  脱衣舞的事情之后,玉女山庄挂上一块牌子:“县政府招商引资重点保护单位”

  2003年上半年,玉女山庄正式开业。

  据玉女山庄的承包商回忆,玉女山庄夜场时常请艺术团跳脱衣舞以增加人气和客源。王林把玉女山庄的餐厅、夜总会以及洗浴中心分别承包给萍乡当地老板。

  2003年下半年,萍乡市文化局查处玉女山庄夜总会脱衣舞表演时,发生了冲突。

  当时的文化局干部称,当时芦溪县文化局市场稽查龙姓大队长,带领市局稽查大队,到玉女山庄的夜总会,被王林的儿子等多人围殴。龙姓大队长头部被打出血。此事后不了了之。

  据当时的芦溪县公安系统内部人士介绍了另一件事情。2003年,有一次河南一个艺术团表演脱衣舞。有人举报到萍乡市公安局治安支队。

  时任治安支队长的龙墨成,派干警到玉女山庄调查。发现举报属实。当晚,民警通知艺术团到市局接受调查。

  该人士称,之后第三天,江西省公安厅派出副处级纪检员到萍乡,称公安部收到举报,治安支队长龙墨成打击报复王林。后来江西省公安厅汇报,脱衣舞属实,打击报复查无实据。脱衣舞案,亦不了了之。

  该人士称,此后玉女山庄挂上一块牌子:“县政府招商引资重点保护单位”。一般检查被禁止。要求不再干扰宾馆营业。

  “重点保护单位”

  当时的纪委干部回忆王林拎着一根铁链冲进县委大院,先是砸了县纪委的门牌,然后闯进县纪委办公室

  2004年,王林的玉女山庄再一次受到“干扰”。当时的纪委干部称,被“干扰”后,王林冲击过一次县纪委。

  他说,2004年上半年,芦溪县纪委接群众举报,有干部在芦溪宾馆赌博。当时芦溪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李秋派纪委干部去查,发现4个村干部打麻将。

  “本来只是一件小事,批评教育就结束了,没想到王林却冲到纪委来要说法。”一位当时在现场的芦溪县纪委官员回忆,几天后,王林拎着一根铁链冲进县委大院,先是砸了县纪委的门牌,然后闯进县纪委办公室发飙。

  芦溪县纪委干部回忆,王林在现场责问,“我是县里的招商引资企业,应该受到保护,你们纪委为什么查我的宾馆?是对我的不尊重”。据当时玉女山庄的承包商回忆,王林大闹芦溪县纪委后,县委书记宋迪维曾带队,到宾馆会议室说明情况。未联系到宋对此回应。

  一位在场的员工回忆,“县领导当场解释,说以后不随便检查宾馆,会保护外商的利益。”

  王林与当时县领导的交往,也让人感觉他在芦溪县的能量。

  县政府一工作人员称,一次县委书记宋迪维开车等王林,王坐悍马出“王府”。王林悍马车内打开扩音器,催宋迪维起步,高呼:“宋迪维,你走啊!”“喊县委书记的声音,满大街的人都能听见。”此事未得到双方回应。

  “大师”的关系

  去年一审被判处死缓的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被王林称作“忠实信徒”

  在萍乡,“大师”王林不仅与当时的芦溪官员关系密切,原萍乡市委书记,见王林,都以“大师”相称。

  该书记主政萍乡期间,一次市政府官员宴请“大师”一位在场的官员回忆,席间,王林“说在座的干部都是贪官,是腐败分子。”

  这位官员说,即便如此,市委书记依旧称呼王林“大师”,并打哈哈,说“大师这是开玩笑”。

  “我们知道王林熟识大官,我们不敢得罪他,也不质疑他,都捧着他,不是他的‘神功’多了不起,而是他背后那些人。”萍乡市政法系统一位原高级干部解释。

  去年一审被判处死缓的江西省原政协副主席宋晨光,被王林称作“忠实信徒”。2005年,王林受时任宜春市委书记宋晨光之邀,携身边人和萍乡的朋友赴宜春锦绣山庄赴宴。一位当时王林身边人回忆,饭桌上宋晨光给“大师”带来的身边人盛饭。回萍乡时,宋晨光送至萍、宜交界。

  上述身边人回忆,王林亦常在萍乡设宴,款待宋晨光。宋常光顾“王府”。

  2007年,王林决定全额转让玉女山庄股份,6年前花200万买下的芦溪宾馆,他以420万美元(约3400万元)全额转让。

  目前,原来玉女山庄所在的半山腰,已经盖起成片的商品房和联排别墅。

  □新京报 刘刚 江西萍乡报道

两晋隋唐
民生舆情
散文随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