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毕业季当然浓墨重彩但新的生活也是的

发布时间:2019-01-27 01:16:14

毕业季当然浓墨重彩,但新的生活也是

毋论这几年世界变化如何,很多人依旧在一碗杂碎面之后对着自己喊一声:“努力,奋斗”。

——摘自摄影师周裕隆手记《拍周星驰》

01 在宿舍见到陈月星的时候,她正在收拾书桌上满满的书。一些国际的教材和参考书被拿出来,装进放在椅子上的一个纸箱子里,里面已经有了一些码放整齐的基础日语教材和几本漫画书。

“这是暂时用不上了的,先收起来,6月底搬走的时候比较方便。”她说,“把地方空出来放这几本。”

这几本指的是书桌的另一角放着的几本与戏剧有关的书,最上面一本是《英国戏剧史》。

02 陈月星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系大四的学生,正在学校享受着进入职场前最后的时光。去年5、6月份的时候,她准备为自己心里那点隐藏的媒体梦想努力一把,于是报考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国际专业研究生,遗憾的是,去年分数线突然提高了20分。

听到落榜消息的时候她正在深圳参加戏剧双年展,这是她在孟京辉工作室实习的工作之一。这份实习对她来说很有趣,平时主要写推送,做活动和戏剧宣传,遇上双年展的时候也参与到活动当中,成为戏剧艺术工作者们的其中之一。

“因为我一直思维都比较活跃吧,就是什么都愿意参与玩一玩。”她说起这份实习,顺带回忆起大学的经历,“也参加了不少社团。——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应该要做创意策划和公关。”

03 落榜之后她回到学校开始准备找工作的事情,投了几份简历,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转机来自于自己的社交络状态更新,一位学姐看到了她在孟京辉工作室实习的状态,便介绍她去了一家戏剧创业公司面试,这也就是她最终签约落定的公司。

“这里的人都很年轻,也很聊得来。”说到新公司,陈月星瞬间开心起来,“家里打的时候也会说大公司或者小公司怎么样,但是我觉得这里能够让自己去摸索很多东西,跟着公司一起发展,还挺好的。”

提到之前的落榜,她似乎并没有感到很失落,笑了笑眼下的媒体环境,又提到更早的理想:之所以来北外是因为从初中开始就想当外交官。这一段理想的变化和对未来方向的修正,她把它称为“认识世界和匹配世界的过程”。聊回到戏剧上,她的眼睛又整个地亮起来。

日语系的学生和大多数的小语种毕业生一样,一部分人选择了去日本留学继续深造,也有相当数量的人选择了直接工作。在工作的人当中,不少人去了银行,这似乎一直是毕业生最青睐的去处之一;还有部分人选择了日语专业对口的工作;还剩下的一小部分人,没有参加竞争激烈的校招,但命运给你泼一盆冷水;也许在你举足无措时很幸运,也找到了满意的工作,这种人不多,陈月星算是其中一个。

戏剧对她来说不算陌生,很早就加入了北外剧社,开始接触戏剧相关工作是从孟京辉工作室开始的,但几次活动之后她收获了比国际更多的满足感。这是让她最终签订工作的主要原因。

04 作为6月5日北外毕业话剧的主创之一,陈月星在其中扮演了几个角色,其中一个故事讲深度旅游,她扮演一个将一碗日本拉面细致描述并且浮夸讲述出来的游客,“这就相当于是现在那种旅游晒朋友圈吧,就是特别……”她想了想,“装逼吧……那种感觉。”

另一个角色是一个坚决认为自己是虚拟人的女性,她认为世界也是虚拟的,甚至剧场下面做的观众也是虚拟的,他们只是在扮演观众这个角色。于是陈月星在编写人艺大戏宣传用的文章时候,用《在剧场里,你以为你只是观众?Naive!》当作题目。

这场人艺大戏对她来说,算是大学的一个结尾。只要再等到改完手上的论文,被查重率和答辩老师们放过,她的学生时代就也正式结束了。

6月末毕业生都会搬离学校,校园生活对她来说,还剩整整一个月。

学校的宿舍门禁是晚上11点半,在这之后回宿舍总是不得已要叫阿姨来开门。尽管大学里面常常办活动到很晚,已经和阿姨很熟了,陈月星还是很抱歉地说了对不起,吐着舌头赶紧小步跳上楼。

05 公司主办的戏剧在人大剧场刚刚演出结束,她在现场担任场务,当然也负责前期的宣传推广和文章撰写。其中有一篇活泼的角色介绍文,得到了北京人艺和人大官方的很大肯定,这让她感到兴奋,也对这份新开始的工作生出了更多的信心。

开始以公司为单位做事情,和在学校以社团为单位做事情,二者在做事情上有时相似,而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更多带来精神报酬,前者才会给予物质报酬。

06 陈月星的幸运来自于把两件事情联接了起来,工作的内容和在学校剧社做的事情颇为相似,于是精神报酬之外,生活中额外多出了拥有收入的幸福感。

“有收入的时候就会有底气,觉得自己离社会是很近的。我可以去购物去聚餐去和社会发生联系,但是如果没有稳定收入,钱一旦少了就会很焦虑。”虽然从大二开始就做翻译赚一些钱,但是比起每月可以拿的固定的工资,那点收入更多还是补贴爱好的零花钱。

陈月星的家在内蒙古,父母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拿着稳定的收入,家庭条件比较宽裕,对孩子的生活开支也很支持,再加上自己偶尔的兼职收入,她的大学生活比起更多的普通大学生,算是比较富足。

想买的东西基本会买,想去的地方也会存钱去,“但是存钱的过程确实很痛苦。”她笑,“去日本玩之前,好长时间没有买东西,吃饭也很省。”

她说起班上同学大二时候的趣事:“那时候我们班每天惯例进行人生三大灵魂拷问:为什么这么穷?为什么这么穷?为什么这么穷?哈哈哈哈哈…”说完她抱着自己的钱包亲了一口,又补充:“自己挣钱的时候可真好啊。”

所以前两年开始出现各种针对大学生的分期和贷款产品的时候,身边的不少同学都开始使用这种提前消费的方式满足生活需求。

每个月还几百块就可以先使用商品,这种消费方式对于收入有限的大学生来说很有吸引力。但陈月星自己的态度比较保守,对于物质消费总是先考虑负担能力再存钱购买。

为了大学到职场的过渡,她已经用实习工资购买了一个新的双肩包和一些更成熟的化妆品。双肩包比起之前的学生包更酷一点,她觉得没那么幼稚,也有足够的空间装电脑和书,这是拿到offer的那天逛街看到的,想了想即将开始的新工作,于是花掉此前实习存下来的仅剩工资买了下来。化妆品则是拿入职新公司开始实习之后的第一笔工资买的。

“其实家里一直还是会支持挺多的,但我也不会太多找家里要,所以一般还是会尽才可以飞向你们想去的地方量少买大件和贵的东西吧。”她说,“我不太会提前消费,因为我觉得如果每个月都还要还款的话,这个东西就根本还不是我的啊,而且每个月都要还一些钱出去,感觉心里总是压着一块石头。”

“啊,不过也不能说得太绝对。”她突然补了一句,顿一顿,

毕业季当然浓墨重彩但新的生活也是的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打开,“我上周刚用白条租了房子,这个应该也算是提前消费吧。在租房上提前消费我比较能接受,——毕竟从租房开始就是真的毕业了,哪里还好意思跟爸妈开这个口啊。”

07 租房既是大学的最后一节课,也是社会的第一节课,这是她大三的时候听一位毕业生学姐说的。如今也算深有体会。

北京的租房环境出了名考验人,上关于北京租房的经验贴丰富,陈月星花了三天时间读完,做了好些功课才开始正式找房子,绕过了不少租房的弯路,但是绕不过价格。

5月开始恰逢房租上涨的高峰期,“到后面我都发现规律了,小区名称叫什么「苑」和「城」的,小区环境都很好,但是价格也都很贵,租不起。”她边笑边总结规律,“如果是叫什么「里」什么「庄」,那就可以先去看看房。”

她最终和朋友合租了一套两居室,在一个她口中的“什么「庄」”小区里。小区和房子都有些旧,面积不大,床和书桌占去了卧室的大半空间,但是干净整洁,用品也五脏俱全。算上所有的实习工资存款,刚好够付一个月多一点的租房首付。

“还好,现在已经靠自己搞定了。”她忍不住有些小得意,连声音也轻快不少。在此之前她拒绝了父母提出的租房帮助,依靠人生中第一笔信用消费,这堂社会第一课的结业倒也还算顺利。

“毕业这个时候就是会经历很多第一次吧。”她的大四比起前三年似乎反而有着更多的新鲜感。新的公司、新的工作领域、新的同事、新的身份、还有即将搬入的新的住所。

“毕业这件事情以前对我来说是很象征性的事情,学长学姐都会说毕业季是怀念青春、或者享受最后的自由,但对我来说……”她思考了一会儿措辞,“更像是在办理一次新的入学仪式。”

“入学仪式”这个定义是她在三天前刚刚想到的,那是在一个混合了80后90后和包括她在内的95后的饭局,其中的80后已经算是职场前辈,回忆起刚从学校毕业时候,租在双井附近的一个一室一厅里,卧室和客厅分别有三张上下床住着6个人:“可能是经济条件更好了,你们年轻人现在毕业的时候感觉生活没那么苦逼,挺好的。”

陈月星没有否认经济条件这一条,她用“入学仪式”比喻自己现在的心态,“我对毕业没有太多害怕和抗拒,我挺兴奋的,就像来北外报道之前。——这个和经济有一些关系吧,但我觉得更多可能是时代原因。”

时代环境确实不太一样了,三年前毕业的人大学联系用的是飞信,五年前毕业的人尚未接触,八年前毕业的人还不知道iPhone4……陈月星和她的同学们生在被互联产品包围的时代,有着更多的信息触角,联系在不断发生,便利也被更多地提供。

“这是我们幸运的地方,但我们本身也处在这个阶段吧。对世界好奇,不愿意被一种生活方式束缚,愿意尝试新的东西,这给了我们新的机会和便利。”她说,“我很感谢这个时代,也挺感谢我自己。”

“你要顶天立地,做一个堂堂正正的虚拟人,为这个虚拟的世界,做一些虚拟的贡献,虚拟生命的虚拟意义,在创造虚拟宇宙继起之虚拟生命。耶!耶耶耶!在此我向大家献上我诚挚的虚拟祝福。”

早上7点,陈月星开始在宿舍楼梯间排练毕业话剧的台词。一边为了准备毕业大戏,另一边也为了享受最后的大学生活,她最近开始更早起床,像大一时候一样晨读。

北外的学生通常有很好的晨读习惯,所以早上的宿舍楼梯间和食堂,都能听到不同语言的朗读声。通常越是临近夏天的时候,晨读声会响起得更早,这时候的晨读也更加熟练和好听;因为生涩的声音大多出现在秋季,新生入学后的那几周里,走在校园小道上都总能听见擦肩而过的新生嘴里练习着大舌小舌音。

这是让她感到归属与不舍的声音,“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练口语,晨读,走路也读。——大学就是这样吧,为一些你当时并不知道明确意义的东西而努力。”

08 她的书桌收拾之后很快变了个样子,只留了很少的东西在桌面上,几本书、钥匙、化妆品和电脑,最后又从抽屉里拿出了学生证,“以后出去旅游可就不能拿学生证打折了啊!”她一边嫌弃地看了一眼学生证照片上四年前青涩的样子,一边拿手指擦掉了表面的一点污渍,“以后注册站选职业都没办法选学生了,感觉别的好难挑……”

说完她把学生证靠着书,显眼地立在桌子上。

- END-

花格电视墙价格
学舞蹈视频
单色舞蹈爵士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