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无法接听的电话7z

发布时间:2019-07-08 10:19:02

无法接听的

张可生与我同一寝室。远在高一入学之时,他就已经成了系里的风云人物。代表优秀新生发言,入学生会,被评为积极分子,特等奖学金,等等,无一不是非人类所干的事件。 很不幸,我与他又同一寝室。于是,每次领导来访,都要口口声声地命令着,要我们剩下的三人积极向张可生学习。我们当然想学习,可无论怎么努力,还是赶不上他,只得放弃,另作它途。 高二一开学,一向十分节俭的张可生破桌子嗡嗡直响。我拿起,左右踌躇后还是压了,可心里却有些难安。幸好,没有再打过来。 第二天晚上,准时又响了。我握着,良心上过意不去,于是接了。喂,喂,我弄了半天,那边竟然没声音。我莫名其妙了一阵后,挂了。 马上,又响了起来,我接了起来。喂,喂了半天,依旧没人说话,我又把给压了。 第三次,还没等那响完,我就直接把那给关了。心里不禁犯起了迷糊,这张可生他爸还真有意思,不接他他反倒不打了,接了,他还不说话,使劲儿地打。 第三天晚上,没再响起。正当我暗自庆幸时,有人敲门了。一个老头立在门外,风尘仆仆地看着我,不说话。 我正要关门时,他用左手挡住了门,右手用力地向衣服的内包里掏。接着,把掏出的本子垫在左手上,写了起来。迅速地,用两只手架着,把那些歪歪斜斜的字放在了我的眼前。 张可生在吗?我是他父亲。 他一脸焦急地看着我。顿时,我明白了。 我无法想象这个哑巴父亲,一路上是通过怎样艰辛的方式达到这里,又是如何问到这个学校的地址,并且找到这个宿舍的。 推开门,我迫切地领着他进来,语气颤抖地为他一一介绍着寝室的成员。然后站在张可生的床前,长篇大论地开始讲述着他在学校的辉煌事迹。 他父亲佝偻着后背,安静地聆听着我诉说,手里紧紧地攥着本子和笔,面露欣慰的笑。可那笑容一起,立刻使那些皱纹蜷缩在了一起,越发显得苍老了。此时,平日里习惯了嘻嘻哈哈的我们,不知为何,竟然同时哽咽了。 最后,当我把在我这里的原因说清楚后,他赶忙写下了几个字,架到我的眼前。 别告诉可生我来过。行吗? 他一脸谦卑地看着我,像是乞求。 我视野猛然地有些模糊,不住地点头。 这件事,我们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张可生。而那个瘦小的老头,也就是张可生的父亲,也一直持续着他的无声。 夜晚,只要那嗡嗡的声音一响,我的心潮就忍不住地汹涌起来。轻轻的一压过后,又迅速恢复了平静。 我知道,那是多年不曾读懂的父爱,在等待着这一压的无声诠释。 【我要纠错】 :christine

软件开发微信小程序
怎么做自己的微信小程序
微商城怎么使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