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11岁女孩独守病父6天6夜续父亲离世6天

发布时间:2019-11-09 18:51:28

11岁女孩独守病父6天6夜续:父亲离世6天后事仍待解决

热心市民给曹莹送去善款和衣物

不断有爱心市民打到曹莹的堂姐那

□东快王一林良划文/图

依然是在宾馆和医院奔波的一天。昨日中午12时5分,曹莹(化名)放下东南快报送来的饭菜,坐在狭小的客房里,看着堂姐曹丹丹拉上了房间里唯一的一扇透气窗,将还在响着的随手扔在床头柜上,用背贴着墙,渐渐地滑落在地上,掩面哭泣起来。已经离世6天的曹茂森,因为医院正在进行相关申报程序,至今还躺在太平间里。叔叔的后事是压在曹丹丹肩膀上的重担,她说,希望一切可以快一点结束,或者是能有一个人来接替她。

■台湾一好心人希望资助曹莹

接连几天,东南快报的便一直响个不停。许多人表示想帮助曹莹。

昨天下午,福建省助学助残志愿者协会联系,表示愿意帮助孩子渡过难关,也可以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暂住家庭。甚至一位台湾的先生,希望可以全力资助孩子,帮助她完成学业。腾讯公益频道、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更是想要为孩子开通捐赠平台。

这一切,让曹莹原本黑暗的前途,增加了一丝亮光。

■曹茂森至今还躺在太平间

而今,压在2人肩膀上的是曹茂森的后事。

1月18日,曹茂森被呼啸的救护车送往福州市第二医院后,因为身边既无亲属,又没有能力支付急救费用,医院方选择特事特办,为他开辟了绿色通道。24日凌晨,曹茂森最终不治身亡。医院里他花费的11520元的抢救费用,成了曹莹和姐姐不能顺利拿到他的死亡证明的主要原因。

根据医院操作的常规流程,躺在冰棺里的曹茂森只有两条路可以顺利入殓。

一条是家人选择将曹茂森按照无名氏来处理。那么他花费的这笔医疗费用就会由民政部门按照相关规定为其支付,遗体的火化、入殓曹莹以后会很难再插手。为此,医院方其实也考虑到曹莹面临的困难,正在尽力地做着努力与协调。昨日,也从医院得到了相关申请已经递交给卫生部门及民政部门的答复。

而另一条就是,医疗费用的1万多元钱由死者家属来承担,那么曹茂森便可以顺利拿到死亡证明。

■两种后事方案让侄女纠结

这两种方法,让曹丹丹很纠结。

我负不起将叔叔按无名氏处理的。 曹丹丹说若选择第一种方案,老家人会对曹家人指指点点, 家里人很在乎。

曹丹丹专门为曹莹开的一张接受善款的银行卡里,现在已经有些钱了,加在一起,足够付给医院换取叔叔的死亡证明。

但曹丹丹不肯, 这些钱是给曹莹生活用的。 她坐在床上,双手捂着肚子,想找个可以倚靠的地方来缓解一下胃痛。死亡证明开不了,曹茂森就得一直躺在挂着冰碴的冰棺里,而曹莹和曹丹丹也只能呆在宾馆里,不知所措。

昨天中午,想要再和曹丹丹聊一聊的们,被她委婉地拒绝了。中午12点,曹丹丹打开房门,接过送来的白粥和一盒青菜,转身将青菜放在电视桌上。

连续几天,她已经食不知味。

■曹莹还有个妹妹被其母带走

和堂姐躺在一张床上,曹莹这几晚都睡得很踏实。但从到福州的第一天起,曹丹丹却再也没有好好睡过一个觉。

曹丹丹对东南快报说: 丈夫昨天给了我些钱,因为知道我身体本就不好,他不想让我再熬下去,曹莹的事他们现在也都理解了。

而本应该承担曹莹监护的亲生母亲,却在6年前不知去向。妈妈对于曹莹来说,只是6年前抱着妹妹走出家门的那个女人。在曹莹的记忆里,爸爸曾和她说过,他是为了等待这个女人,才决定不顾亲友劝告,拖着病体,留在田浦头村。

我妹妹今年7岁了。 曹莹的书包里,还装着一张妹妹1岁2个月时的照片,照片里的那个小女孩笑得很开心, 爸爸很想妹妹。

网红
网球
军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