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原血神座 第一百二十四章 疑惑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2:21

原血神座 第一百二十四章 疑惑

尽管苏沉把墨涅拉斯看成是他强大的踏脚石,然而墨涅拉斯却已拿不出什么东西了。

事实是他连普通手段都拿不出来了。

因为他快要死了。

和两位前任族长残灵的合体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就是死亡。

彻底的死亡,永归于寂灭。

火光照耀下,墨涅拉斯的面容平静恬淡。

他望着苏沉,语气平静道:“终于,还是到这一天了么。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不该存在的生命。我们的生命形式,不符合这天地自然的规律,所以注定要被湮灭。只是没有想到,它会在我的手里发生。这让我愧对族灵。”

说着,墨涅拉斯放开手中权杖,将王冠取了下来,放在地上。

他说:“你可以敌视灵族,苏沉,但是暗灵一族是无辜的。”

“放心吧,我已经答应了灵族的一位老朋友,他们不会有事。”苏沉道。

听到这话,墨涅拉斯松了口气。

他原本就是一口气吊着的命,这气一松,就看到他的身体开始散发出一片光芒,散落出无数星点光辉,点点落在地上,消失不见。

他身体涌出的灵光越来越多,身体就越来越淡,尤如一缕残影,消逝在无际的夜里。

下方无数灵族目睹,一个个同时高声吟唱着,冉冉升起。

远方的暴族还想愤怒的投出手中的战矛,却被丹巴阻止。

于是他们看到,灵族越升越高,渐渐直至地下穹顶。

他们的身体闪烁着同样的光亮,如一个个小太阳般,然后怦然爆开,在空中炸出一片片璀璨烟花。

灵能的冲击就这样一波接一波的涌至,每一波灵能都代表着一名灵族的凋亡。

烟花弥漫了空域,让所有人抬首相望,心中震撼。烟尘落在苏沉的身上,肩上,眉上。

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就这样生生灭掉了一个种族?

油然的叹了口气。

然也仅止于此了。

身为上位者,可以偶尔的情感喷发,但为国家,为种族计,都容不得个人情感。对于灵族,他个人可以同情,但是为了人族的和平安宁,该狠心时就必须狠心。

烟花雨幕璀璨了足有一刻钟方得消失。

至此,灵族已再无一个存活。

幽暗城中仅剩的,是那些仆族与暗灵。

他们茫然的坐在那里,看着穹顶,还没有从灭族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李崇山已下令:“全体入城,俘虏所有可以服了的,搜刮所有可以搜刮的!”

战争之后,便是掠财。

灵族万年秘藏,皆珍于此。

李崇山一声令下,无极宗弟子再无客气,蜂拥而入。

同样涌入的,是暴族。

两个刚才还联手对抗的种族,在战争结束后摇身一变,瞬间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

好在无论是苏沉还是丹巴,都没有反目的意思。在双方老大的维持下,虽然小小的争夺时不时会发生,大规模的内斗却还不至于。

幽暗城作为灵族根本地,藏宝之地众多。

不过苏沉作为无极宗领袖,已不需要自己去搜刮,弟子们搜罗到了,自然会把最好的呈上来。

丹巴也是如此。

所以在这两族狂欢的时刻,苏沉和丹巴反而是最平静的。

飞到苏沉身边,丹巴和苏沉站在一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城内热闹的景象,悠悠说道:“一个存在了两万年的种族,就这么被灭了,想想还真是叫人唏嘘啊。”

苏沉回答:“唏嘘不唏嘘的我不管,精神转化器是我的,你没意见吧?反正这东西除了暗灵,其他种族要了也没什么用。”

丹巴笑道:“你是当我没看出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的飞仙心法第七层,就着落在这精神转化器上了吧?”

苏沉回答:“便宜之道,算不是真正的飞仙心法。”

“但至少你的确找到了替代血脉的又一种方法。”

“就象晋升化意一样。”苏沉喃喃道。

当初他晋升化意时也是借助外力,摇光也是如此,如今皇极也是如此。

然而就如丹巴所言,尽管是外力,却的确是一种解决方法,至少不再依赖于血脉。

而且这些外力,并非不可弥补。

摇光需要阵法,化意需要丹药,但都是可以量产的,精神转化器更是可以反复使用。某种程度上,苏沉的确已经完成了他的飞仙七重诀。

有个人努力,也有机缘巧合,但不管怎样,苏沉终究是成了。而他的成功,也注定使人族不再局限于血脉的力量,实力得以飞升。

这一点

原血神座  第一百二十四章 疑惑

,在无极宗灭灵族一战上,就是最好的体现。

未来的日子里,人族必然会更加强大。

然而丹巴却似是完全没有担心过这方面,反而兴致勃勃道:“既然你想要精神转化器,那便给你好了。不过我要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灭掉羽族!”丹巴回答。

“羽族?”苏沉楞了楞。

羽族和暴族虽然不是朋友,但也没听说他们间有什么仇恨。

为什么丹巴会对灭羽族感兴趣呢?

丹巴已道:“你不觉得,这次羽族出尔反尔,抛下我们独自离开,甚是可恨吗?”

苏沉想了想回答:“可恨是可恨,不过我和他们从来也不是朋友,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既是相互利用的关系,那就算被抛弃也没什么可怨的。”

“你到是想得开,我却不能接受。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不能让羽族坐大。如今羽族得了不朽之灵,天空城解绑在即。但我知道,就算拿回海神之眼和不朽之灵,要想摆脱那根深海之锚依然需要极大的力气。这个时候,正是我们对付他们的好时机。”丹巴语气中充满诱惑。

苏沉乐了:“你在开玩笑?天空城可不是幽暗城,拿不下的。”

苏沉可是亲眼见过天空城的防御手段的,不用别的,单是那巨大城池自身的轰击就恐怖至极。

永昼宫顶的那门羽神诛魔炮,其威力之强,就算苏沉现在晋升皇极,领悟封神法则,都不愿与之对抗。

更别说那海量的军队,无尽的源能和强大的守护法阵了。

丹巴已道:“天空城的防御的确很强大。但我知道,你肯定有对付他们的办法,否则以你的为人,不可能就这么让他们把不朽之灵拿回去。”

苏沉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我都不知道,你已经这么了解我了。”

“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对手,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曾经是最好的对手。”

苏沉摇头:“那这次你可想错了,我之所以让他们把不朽之灵拿回去,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后手,而是因为我希望恢复了自由的天空城,能够成为智族对抗原族的一大主力。羽族与灵族不同,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生灵,他们对这片土地还有需求。所以他们和我们有共同的利益,有可以合作的地方。有羽族天空城在,我们对原族的反击就可以展开了。别忘了,这世界一半的土地,还在原族手中。”

听到这话,丹巴的目光微微黯了一下:“所以,你是执意不肯发动你的后手了吗?”

“真没什么后手。”苏沉诚挚道。

“好吧,我知道了。”丹巴没再说什么,只是向下飞去。

和苏沉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下去痛痛快快抢上一把。

看着丹巴的背影,苏沉却陷入了沉思中。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些画面。

一些曾经相识的画面。

那些曾经的记忆在苏沉脑海中不断转动着,搅动着他的心灵,也让他有些不安,让他陷入了长长的思索中。

也不知思考了多久,直到诸仙瑶“夫君,夫君”的呼唤在耳边低徊响起,苏沉才醒悟过来。

再看下方幽暗城,原本喧闹的城市,不知何时竟已安静了下来。

“都结束了吗?”苏沉喃喃道。

“是,都结束了。”诸仙瑶回答:“灵族已彻底灭亡,虽然外面可能还有一些残存的灵族,但已注定不成气候。另外幽暗城的那些俘虏也已经归了我无极宗,暴族对附录没兴趣,只对宝物敢兴趣。他们搜刮了午夜殿,万年园,搬走了大部分的源器和珍稀草药。我们的人则主要搜刮了梦回宫,永恒泉和灵堂,哦对了,还有他们的书阁,也得了不少好东西……”

诸仙瑶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正要讲到细微处,苏沉却挥手道:“这些事情你们处理就可以了,除非有神器,否则就不用通知我了。”

诸仙瑶捂嘴笑道:“哪里来那么多神器。要说最好的宝贝,自然就是墨涅拉斯使用的权杖与王冠了,到也勉强能与神器沾上些边,就怕你看不上呢。暴族把权杖拿走了,我们则留下了王冠。”

墨涅拉斯的权杖除了拥有三元素增强的作用外,还可以提升所有奥术品级,能够直接将十环奥术提升到传奇级,传奇级提升到近法则的地步。

而王冠则是灵族打造出来的一件类神物,其作用就是让灵族拥有法则的力量。阿加琉斯和卡比俄斯死后,也是将自己最后的残灵寄入王冠中,从而得以发挥出法则力量。

说到法则,诸仙瑶想起什么:“哦对了,还有图腾石板。”

“图腾石板?”这一次苏沉终于来了兴致。

安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景德镇治疗卵巢炎医院
上饶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北京中大中医医院在线咨询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电话号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