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苍白之手 第三百三十三章 冥衣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6:29

苍白之手 第三百三十三章 冥衣

“换做以前,对此荒谬绝伦的传闻,我还保留态度,看到这双眼睛,我信了!”

冥后珀耳塞福涅放下手臂,恢复端庄的坐姿,垂落到地面,就像雾气般轻柔的衣袖,就像蛇的蜕皮自行落下。{随}{梦}щ{suimеng][lā}

鲁斌毫不客气地收起,随即塞进旅法师之书里,顺利解封出暗金卡“冥衣”的三巨头套装,双头飞龙、极乐鸟、狮鹫。

“这份人情我收下了,以后必定有所回报。冥王哈迪斯选择避嫌不见,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该太长,待会我会离开极乐之境伊利西亚,前往诸神的监狱塔耳塔洛斯,就此告别。”

话刚说完,鲁斌没等冥后珀耳塞福涅回应,也不看赫卡忒的脸色,起身离座直接飞走。

在他走后没多久,冥后的侍女赫卡忒就侧头望着珀耳塞福涅:“殿下,为什么不将死亡引导者赐给此人,而是任由他强行夺走?”

冥后珀耳塞福涅轻叹:“那艘幽灵船成为沟通海洋和冥界的渠道,即使不赐予,冥界的本源意志,也会将权柄送到他手上。若是圣山诸神质询,也有借口可以搪塞,不会处处被动。”

赫卡忒忍不住叹息:“特里同的陨落,不在命运泥板的记录中,引起很多神灵的恐慌,未来的命运正在失控,由于乱流的进入。为什么我们不在冥界的主场,将其彻底铲除?”

冥王的玛瑙宝座,轰然出现哈迪斯的身影,漆黑地就像宁静深夜的眼睛,望着不断远去的半神,随即开口指点。

“世界正值晋升之际,失去原力的保护,前途尽是带刺的荆棘,乱流进入就是明显的信号。海王子特里同意外陨落,有外神出手的痕迹,支配着雷霆闪电,甚至不在圣山巅峰那位之下。”

冥后珀耳塞福涅侧头望着哈迪斯:“吾王,你不愿意交出特里同的灵魂,是否已经获悉外神的底细?”

“沉睡的大地之母即将苏醒,复仇的火焰在她的胸膛熊熊燃烧,被囚禁在塔耳塔洛斯的蛇足巨人,将会掀起焚天的战火,波及到巍峨入云的圣山上。可惜,第一波攻击就是在冥界,我们根本无法抵挡,转眼间就会彻底摧毁,即使是我也无法保证幸免与难。”

冥河珀耳塞福涅面色潸然:“吾王,你与伟大之鹰,海浪驭手平分世界,原本应该不朽不灭,享受永生,怎么可能有陨落的风险?”

冥王哈迪斯轻轻摇头:“海王子特里同不在命运泥板之上,却可以被外神杀死陨落,我们也没有理由超然其上。命运的河流趋向失控,谁也不能确定自己能够活到永远。如同母亲般的世界,即将向上攀登更高的层次,不想被世界抛弃,就应该紧随其后,与世界共同进化蜕变。”

冥后的侍女赫卡忒讶异极了,听到如此隐秘的消息,她不知道该不该回报给圣山巅峰的伟大之鹰,忍不住暗中寻思:“只有掌握死权的哈迪斯,获得海王子特里同的灵魂,才洞悉未来的方向。关系重大的秘密,只有我们三位冥神知道就够了!”

“忠诚”的监视者,在关乎自己切身利益时,毅然选择背叛,抛弃赋予她众多司职的主神。

冥王哈迪斯对此了如指掌,藉着赫卡忒的转向,顺利收回部分冥权,轻飘飘的乌木王冠,顿时有些下坠,沉甸甸的质感陆续归来。

“珀耳塞福涅吾爱,为了你的安危着想,我不得不提前布置。斩断姻缘的神器,被浪花泡沫之女和神后赫拉掌握,后者拥有的镰刀,割断过祖神乌拉诺斯的龙根,前者却可以催吐出吞下的地狱石榴,让你彻底获得自由身。”

“吾王,请不要将我抛弃。失去你的光辉庇护,不知道会是谁,将我从母亲手里抢走。即使命运注定永远的消亡,我也不会放弃冥后的王冠,白白浪费这段甜蜜的爱情,和苦涩的眼泪交织的姻缘。”

冥王哈迪斯有些无奈,珀耳塞福涅的拒绝,令失落的大半冥权,迟迟不能回归到自己的手上。毫无顾忌地掠走死亡引导者的冥权,并收回三位冥界法官的权柄,如此肆无忌惮的举动,令冥后的侍女赫卡忒看地目瞪口呆,同时对自己的地位担忧异常。

鲁斌走在路面狭长的冥道上,他也是就座死亡引导者的冥神,第一时间了解冥权的转移,不由地对走后就出现的冥王刮目相看。

“三界大变的征兆初现,沉默的哈迪斯就大权独揽,不再看伟大之鹰的脸色,果然是有君王本色的决断。”

鲁斌恍然明白,大劫的杀机迫使诸神都腾不出手,于是当机立断,中途拐到冥界第二重的苦难地狱,发挥出杀戮之子的特殊权限,将接受永罚的西西弗斯、坦塔罗斯以及俄耳甫斯,从刑罚中解救出来,分别赐予解封的暗金卡冥衣。

双头飞龙盔甲将西西弗斯武装起来,蜕变成不下于冥界法官的鬼神

苍白之手  第三百三十三章 冥衣

,获得救赎的瞬间,复仇的热泪滚滚流弹,在西西弗斯的眼角留下黑白相间的纹路,随着时间的推移,犹如藤蔓布满面颊。

极乐鸟盔甲令俄耳甫斯获得升华,天才琴手摆脱神赐七弦琴,以自己的灵魂为弦,心灵之光弹奏,成功挽留住妻子的灵魂,并寄宿在有如烈火般燃烧的盔甲上,从此不再凭石悼念。

“可惜,俄耳甫斯对圣山诸神还抱有幻想,甚至流露出有少许好感。对了,他也算是神子,音乐与光明神阿波罗的后裔,赶上盛载英雄和半神的金羊毛之旅,却沦落到亡者的国度。不过,我会做出安排,让你有机会参加特洛伊之战。”

鲁斌看着浴火重生的天琴手,露出淡淡的微笑,随即目光转到继承狮鹫盔甲的坦塔罗斯身上。

与生俱来的虚荣心,对金钱和财富的贪婪,嫉妒神灵不朽的生命,傲慢地以阴谋试探,以及受到永罚后,对圣山诸神的愤怒,赋予坦塔罗斯超越另外两位鬼神的实力。

鲁斌亲眼目睹冥界的死亡气息,凭空掀起狂烈的风暴,卷起无数灵魂的碎片,向化身复仇鬼神的坦塔罗斯汹涌而来,可惜狮鹫冥衣隔阻截流大半,反过来强化这件暗金品质的“副卡”。

冥衣的头盔,转变成阳光底下的金黄;背部的羽翼边缘,染上星屑似的淡黄;胸甲被冥界浓如实质的死亡之力,烙下空心的五芒星,流淌着鲜艳的血光。背景是一只苍白的大手,扭曲的五指就像升腾的火焰,这是鲁斌独有的印记苍白之手。

受够折磨的坦塔罗斯,对于鲁斌的赐予心怀感激,即使他现在蜕变成“半神”,也不忘向恩主屈膝行礼。

鲁斌很清楚,坦塔罗斯生前是吕底亚的国王,事迹至今都被国民传唱,怎么能让他受到屈辱,连忙伸手搀扶。

坦塔罗斯顺势起身,就像刚才屈膝行礼的姿势,只是做做样子。鲁斌对此没有介意,反正狮鹫冥衣的控制权,就在手里掌握,也不怕狡猾的坦塔罗斯不就范。

“被诸神赐下永罚的亡魂,跟随我在幽暗无光的冥界崛起,即使永远的消亡,也要将复仇的火焰,烧烬随意操纵凡人命运的诸神殿堂。”

鲁斌站起身,伸手指着坦塔罗斯等人:“你们都是复仇鬼神,为了在冥界站稳脚跟,去杀死徘徊在哀叹之河附近,复仇女神厄里倪厄斯三姐妹。”

坦塔罗斯等人心甘情愿领受命令,他豁然起身,舒展着四肢,只有神灵的鲜血,才能满足他饥火中烧的肠胃:“我有些迫不及待了,将高高在上的神灵拉下神坛,把们撕扯成血肉模糊的碎片。”

“去吧!忠诚于我的勇士,用复仇的怒火,烧烬虚伪的神灵,发泄长久以来积累的怨望。”

双头飞龙、狮鹫狂呼咆哮着冲上天空,极乐鸟迟疑片刻,也尾随而去,他知道恩主的话不可违抗。

藉着破坏神赐的永罚,鲁斌将苦难地狱的高山和湖泊占为己有,不断扩张的地盘,接连耸起宏伟的殿堂。

宿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宿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宿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宿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宿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