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境外游受伤游客告赢旅行社

发布时间:2019-09-13 01:11:59

  核心提示:2008年12月26日晚11时许,一辆载有19名来自于我国南京、泰州等地赴新马泰旅游游客的大巴,在泰国佛统府境内的一条公路上疾驶。

  根据国家旅游局的统计数字显示,目前我国年出境旅游人数超过七千万人次,与此同时,游客在境外发生车祸等意外伤害的次数也逐年攀升。游客境外受到意外伤害该向谁索赔?受到伤害的游客该选择合同之诉,还是侵权之诉?两者之间的赔偿标准有何不同?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了南京市两级法院审理、判决的全国首例境外游侵权案件,用于指导全国类似案件的审判工作。

  该案拓宽了旅游者寻求司法保护的路径,加大了对旅游者的保护力度。

  泰国游横遭车祸

  退休职工伤残严重

  2008年12月26日晚11时许,一辆载有19名来自于我国南京、泰州等地赴新马泰旅游游客的大巴,在泰国佛统府境内的一条公路上疾驶。突然,前方冒出一辆电动三轮车,司机紧急避让,由于车速过快,大巴发生侧翻,导致1人死亡、18人受伤。其中,受伤人员中伤情最重的是南京女游客焦健君,她是南京一家媒体的退休职工。当年12月15日,她与江苏省中山国际旅行社(下简称中山国旅)签订了《江苏省出境旅游合同》,报名参加了该旅行社组织的新马泰11日游。

  当年12月21日,她告别家人,兴冲冲地踏上了异国游的旅程。谁料到旅程未到一半,却惨遭如此惨烈车祸:脾脏因被撞碎而切除,左侧肋骨撞断4根,肩胛骨撞断两根,腰椎被撞断 根。

  泰国当地交警部门认定,大巴驾驶员疏于观察,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

  焦健君在泰国住院期间,虽然得到了救治,但在医疗费用上,泰国方与旅行社相互推诿,当初明明投保了旅游意外险,却一直不见国内保险公司的人出面与她洽谈。在泰国医院治疗近两个月后,举目无亲的她想回国治疗,但中山国旅告诉她,回国后治疗费用需要游客自己承担,让她最好在泰国全部康复后再回国。但她在泰国医院的救治费用已用完,旅行社又不帮她续费,最后泰国方将她强行撵出医院。

  回国后,焦女士入住江苏省中医院治疗17天,后又入院行摘除肩部钢板手术,住院 0天。

  状告国内旅行社侵权

  法院一审判赔22万余元

  出院后,焦健君在家人的陪同下,到中山国际旅行社讨要说法时才知道自己被 卖了 。原来,中山国旅与她签订出境旅游合同后,因报名人数不足,无法独立组团,于是就把她转让给了中国康辉南京国际旅行社(下简称康辉旅行社),由康辉旅行社组团出境旅游。而且,她虽然通过中山国旅购买了旅游意外险,但旅行社因操作失误造成保险公司没有收到保单,导致她的出境游保险合同无效,无法向保险公司索赔。

  当焦健君提出赔偿要求时,中山国旅叫她向康辉旅行社索赔,而康辉旅行社认为她的损害系泰方车队的行为造成,又叫她向肇事大巴司机索赔。被推来推去的她,无奈之下,来到旅行社的主管部门旅游局上访,请求其帮助解决。但旅游局也显得十分为难,因为旅游局无权强令旅行社予以赔偿。

  2009年12月4日,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对焦健君的伤残等级出具鉴定意见:脾切除构成八级伤残,腰1椎体三分之一以上压缩性骨折构成十级伤残,肋骨骨折构成十级伤残,左上肢功能部分丧失构成十级伤残。

  拿到鉴定意见书后,焦健君准备状告两家旅行社。是告其侵权,还是告其违约?她一时拿不定主意,于是便向律师咨询。由于这是南京首例境外旅游受伤害案,许多律师未接触过这类案件,一时无法答复。律师经过研究后认为,侵权之诉,针对的是游客人身财产受到侵害的情况,游客只有证明旅行社存在过错,才能要求旅行社承担,而要证明旅行社存在过错,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这起车祸发生在境外,国内旅行社并没有对游客身体造成直接伤害,但如果要跟泰国方打侵权案件,难度很大,维权成本也很高。于是建议她,按照她出游前与中山国旅签署的合同,打违约官司比较适宜,应先向旅行社作出违约索赔,再由旅行社追究车祸肇事方的。

  但焦健君认为,因为此次旅游车祸,她的身体和心灵均受到了严重的创伤,苦不堪言,如果单告违约,由于我国法律规定,违约的赔偿范围则只限于财产损失,而不赔偿精神损失,意味着自己的精神损失难以得到赔付;而侵权的赔偿范围不仅包括直接财产损失,还包括精神损失。

  考虑再三,2011年6月21日,焦健君决定以侵权为由将签约旅行社中山国旅列为被告,将受让旅行社康辉旅行社列为第三人一并诉到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提出含精神损失费在内的总标的额为52万余元的赔偿请求。

  法院开庭审理时,被告中山国旅对司法鉴定意见中部分鉴定意见提出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经法院委托,江苏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又出具法医学鉴定意见:焦健君车祸外伤后致左锁骨骨折,遗留左肩关节功能障碍,构成十级伤残。

  南京市鼓楼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山国旅擅自将包括焦健君在内的一批签约游客转让给康辉旅行社。康辉旅行社在具体落实焦健君等人的具体行程中,因车辆意外事故致包括焦健君在内的多人受伤。焦健君本身无任何过错,无需分担任何。中山国旅未经焦健君同意将旅游业务转让给第三人康辉旅行社,该转让行为属于共同侵权行为,康辉旅行社应与中山国旅承担共同侵权。

  经质证庭审,法院确定赔偿范围为: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物损费、通讯费、资料翻译费、残疾赔偿金,总额为21万余元。对于精神抚慰金,法院综合考虑残疾等级、侵权情节、处理经过等因素,酌定为 万元。法院认定,应纳入赔偿范围的赔偿总额为24.8万余元,扣除被告和第三人之前预付的2.1万元,2011年10月14日,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判决被告中山国旅与第三人康辉旅行社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应向焦健君连带赔偿22.7万余元。

  终审认定:

  境外旅游辅助服务者侵权

  视同国内旅行社侵权

  一审判决后,中山国旅不服判决,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

  中山国旅在上诉状中称,原审法院认为中山国旅未经焦健君同意将旅游业务转让给康辉旅行社,该转让行为 属于共同侵权行为 没有事实依据,即使存在擅自转让旅游业务,上诉人的行为也只是一种违约行为,而非侵权行为。旅游业务是否转让与交通事故及损害后果的产生并无必然因果关系。

  中山国旅认为,康辉旅行社选择的旅游辅助服务者泰国车队具有合法运营资质,发生交通事故是驾驶员的过错所致,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简称《旅游纠纷若干规定》)第七条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由第三人承担;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未尽安全保障义务,旅游者请求其承担相应补充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的规定,焦健君的损失应由第三人即泰国车队承担赔偿,上诉人中山国旅没有侵权行为,主观上也没有过错,本案在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未尽安全保障义务的情况下,判决上诉人与康辉旅行社承担连带不当。

  中山国旅还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精神损害抚慰金 万元过高,如果法院认定上诉人是侵权主体,也只应承担1.2 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焦健君抗辩说,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被上诉人在遭受人身损害后,既可以选择违约之诉,也可以选择侵权之诉。上诉人中山国旅未经同意,擅自转团,和被上诉人的损害后果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车祸给被上诉人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对被上诉人精神造成极大损害,精神损害抚慰金 万元并不高。

  康辉旅行社认为,一审案由确定为旅游侵权纠纷不当,受害人可以选择合同也可以选择侵权之诉的前提是合同和侵权的相对方都是旅行社,实际上到了外地或者外国,都是由当地旅行社进行接待,康辉旅行社不是侵权人,不应当作为本案的诉讼主体。

  由于此案是法院受理的南京首例也是2010年1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旅游纠纷若干规定》施行后国内首例境外游侵权案,南京市中级法院显得很慎重,多次研究讨论,于2012年 月19日作出终审判决。

  南京市中级法院审理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旅游纠纷若干规定》第七条规定,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十条规定,旅游经营者擅自将其旅游业务转让给其他旅游经营者,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遭受损害,请求与其签订旅游合同的旅游经营者和实际提供旅游服务的旅游经营者承担连带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焦健君与中山国旅签订出境旅游合同,双方形成旅游服务合同关系,中山国旅所提供的服务应当符合保障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中山国旅未经旅游者同意擅自将旅游业务转让给他人系违约行为,其所负有的安全保障义务不发生转移的效力。

  南京市中级法院指出,康辉旅行社作为实际提供旅游服务的旅游经营者,所提供的食宿、交通运输等服务亦应当符合保障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同时应受中山国旅与焦健君签订的旅游服务合同的约束;泰方车队属于受康辉旅行社委托,协助康辉旅行社履行旅游合同义务的旅游辅助服务者,与旅游者之间并未直接形成旅游服务合同关系,其为旅游者提供的交通服务是康辉旅行社履行旅游服务合同义务的延续,应认定为是代表康辉旅行社的行为。泰方车队在代表康辉旅行社为旅游者提供交通服务的过程中未能安全驾驶造成车辆侧翻,致焦健君的身体受到损害,康辉旅行社应承担相应民事赔偿,中山国旅作为旅游服务合同的相对方,未经旅游者同意擅自将旅游业务转让给康辉旅行社,依照《旅游纠纷若干规定》,其对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遭受的损害,应当与康辉旅行社承担连带赔偿。

  南京市中级法院还认为,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犯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旅游纠纷若干规定》第三条规定,因旅游经营者方面的同一原因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选择要求旅游经营者承担违约或者侵权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选择的案由进行审理。因此,焦健君选择侵权之诉并无不当。

  南京市中级法院强调,焦健君的损害虽系泰方车队的侵权行为造成,而泰方车队系受原审第三人康辉旅行社委托,代表康辉旅行社为旅游者提供交通服务,是康辉旅行社履行旅游合同的延续,其提供交通服务的行为应视为康辉旅行社履行旅游服务行为。据此,泰方车队的侵权行为可直接认定为康辉旅行社的侵权行为,焦健君在旅游过程中遭受人身损害后,选择要求康辉旅行社承担侵权,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中山国旅虽非本案直接侵权人,但《旅游纠纷若干规定》第十条已明确在擅自转让的情形下,其应当与实际提供旅游服务的旅游经营者承担连带,这里的连带既可以是违约,也可以是侵权的连带,现行法律及其司法解释并未对连带的性质作出限制,故在焦健君依法选择要求康辉旅行社承担侵权的同时,要求中山国旅承担连带,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中山国旅的上诉请求依据不足。

  最后,南京市中级法院作出了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的终审判决。

  境外侵权境内索赔

  拓宽游客

  寻求司法保护路径

  南京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栗娟接受采访时说,以往游客境外游发生意外伤害,如果提起侵权之诉,那么,就需要状告境外的肇事者或者侵权人。如此一来,官司就变成了跨国官司,不仅涉及到管辖权问题,还要往返境外取证、调查,非常复杂。《旅游纠纷若干规定》的施行,规定了境外旅游辅助服务者是国内旅行社履行旅游合同的延续,将跨国官司拉回到了国内,便于受伤害人维权。

  栗娟认为,本案判决明确旅行社构成侵权,且转团与接受转团的旅行社对旅游者应承担连带赔偿,其创新之处在于,该案突破传统的旅游者只能以合同之诉要求旅行社承担违约的方式,拓宽了旅游者寻求司法保护的路径,加大了对旅游者的保护力度。

  由于违约和侵权存在诸多差异,栗娟提醒当事人应根据案件的具体实际情况合理选择诉因起诉,以便更好、更方便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需要强调的是,由于违约之诉和侵权之诉二者只能选择其一,一旦选择错误,在一审开庭之后,当事人将无权变更。所以旅游者在诉讼过程中到底选择合约之诉还是侵权之诉,要依具体情况而定。

  据了解,本案的裁判为今后此类纠纷的解决起到了一定示范作用,具有一定的典型裁判意义。去年底,该案例被《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2012年12月20日,南京市中级法院将该案列为 2012年南京十大典型案例 。

  该案的判决也引起了许多民的关注,主审法官也回答了民的疑惑之处。

  有民问:既然法院认定中山国旅和康辉旅行社构成共同侵权,那么原告为什么不将二者列为共同被告,而要将康辉旅行社列为第三人?

  主审法官说:旅游经营者擅自将其旅游业务转让给其他旅游经营者,此行为是合同法上的合同权利义务的概括移转,而债务人将合同义务全部或部分转移给第三人,应当经债权人同意,否则,转让行为对其不发生法律效力。本案,由于中山国旅转团行为未经焦健君同意,故不发生旅游合同权利义务的转让,受让业务的康辉旅行社并未取得旅游合同一方当事人的法律地位,与转让者共同成为该合同另一方,因此原告起诉时不将其列为被告人,而列为第三人是比较合适的。

  有民问:康辉旅行社不是本案被告,只是第三人,法院判第三人承担连带赔偿,法律依据何在?

  主审法官说:法院判决第三人承担连带完全具有事实和法律基础。民事诉讼中的第三人制度设立的宗旨不仅是为了查清案件事实,而且利于节约诉讼资源,将与本诉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争议一并解决。因而,第三人在本诉中的地位有时相当于原告,其可以独立地提起诉讼;有时相当于被告,法院也可以依据事实和法律判决其承担民事。本案第三人本身具有共同侵权行为之事实,依法应承担连带,法院判决其承担并无不当。

  (文中人物为化名,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男女笑话
保险理赔
民生风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