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采个娘子来养家 268 葱花猪肉饼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6:25

采个娘子来养家 268 葱花猪肉饼

且说百合自从诊出怀孕,头晕时要吐一场,过些日子脑袋不晕了还要吐,宋好年急得不行:“莫不是留下啥病把了?”恨不得揪过柳如龙再打一顿。

百合哭笑不得地安慰他:“哪里就那么容易留下病根?这是养孩子的症状哩。”

先前没诊出来时不觉得,吃喝都没问题,刚诊明白百合就开始孕吐,嘴里没味儿,懒懒的不想吃东西。

宋好年听刘郎中说,百合要多吃些好东西不养身体才行,免得叫这孩子掏空身子,因此十分上心,成日盯着百合吃东西。

她吃不下也不要紧,一顿吃几口,一天五六顿换着花样吃,半个月下来非但百合气色不错,连宋好年也跟着红光满面百合吃不下的东西,自然都是他吃掉。这日夫妻两个正在屋里说笑,百合伤还没好,便不下床,背后靠两个秋香色大引枕,手上打几条络子。宋好年在一旁给她剥栗子吃,毛栗子埋在炭火盆里,噼里啪啦炸开口子,满屋子都是诱人的甜香

忽然门口有人叫:“二哥。”

宋好年出门一看,正是宋秀秀抱着圆圆,见她穿得单薄,人在风里摇摇晃晃,看着比在柳家时气色还差些,连忙把人让进门叫她烤火。

宋秀秀进门坐在火盆边,宋好年才瞧见圆圆的模样,跟她娘一样又黄又瘦,要不是宋秀秀抱着,他竟认不出这孩子来。

宋好年不禁问:“咋成这样哩?”宋秀秀眼圈儿一红,含泪把这些日子在家的情形断断续续说给哥嫂听,“不拿我当个人也罢了,权当是我往日不对,如今遭报应。我的圆圆可干过一点子坏事不成,她才多大一点,咋就那样心狠叫她受

委屈?”

圆圆闻见屋子里食物香气,哼哼唧唧地要起吃的来,宋好年叹口气:“我才给你嫂子煮的肉汤,你吃些,我再给圆圆煮碗米汤去。”

说着就去厨房开火,把晌午剩下的酸萝卜排骨汤热一热,又取个罐子给圆圆煮米汤。等宋秀秀吃完饭,米汤也差不多煮好,上头一层厚厚的米油,下面米粒全煮得开花,里头再加一勺猪油,稠嘟嘟、香喷喷,圆圆好些日子没正经吃到过有养分的东西,一勺米汤喂到嘴边,就飞快地嘬

起来。

宋秀秀一边给闺女喂吃的,一边心慌:她如今跟着爹娘和大哥大嫂过日子,却跑来同二哥诉苦要吃的,二哥管她一顿饭还好,岂有天天管她的道理?

果然宋好年道:“吃完饭烤一阵火,大冷天的少往外头跑,你大人还好,圆圆哪里受得了?”

他一想到自己也快有孩子,就满腔父爱,连圆圆受不得凉都能想到。

宋秀秀不想回去受大嫂白眼,可她凭啥留在二哥这里?心里一慌,眼泪又往下掉,不敢叫宋好年看见,只悄悄抹泪。

她动作瞒不住人,百合问:“你哭啥?”

“没啥。”宋秀秀同百合没那么多话说,就是诉苦也是跟宋好年诉。

百合便不再问,偏宋好年也不问,倒是很有兴致地拿百合才打好的络子逗圆圆。那络子颜色红艳艳,下头又留着长长穗子,圆圆才吃饱,乌溜溜的眼珠随着络子转动,不时发出兴奋的叫声。

宋秀秀一坐就坐到下半晌,宋好年问百合要吃啥,百合想了想道:“这两日总喝汤,倒想吃点干的东西,炸个葱花猪肉饼吧。”

“那么油你能吃得下?”宋好年瞪大眼。

“我就想吃这个!”

宋好年哈哈笑着往厨房走,又回头道:“秀秀,陪你嫂子说会儿话,回头吃了饭再回去。”

他不想养活这个妹子,但留她一两顿饭还做得到,不然她回去也要带着圆圆挨饿,平白叫人心酸。那里宋好年把面剂子擀成两个手掌那么大的面饼,上面铺一层调好味道的肉馅,因为百合爱吃香脆的东西,又掺些核桃碎进去,然后把面饼卷起来,用手压扁再擀成圆形,下油锅炸到两面金黄酥脆就

行。

宋好年原先就会做饭,娶了百合之后做饭的机会不多,但功夫也没丢下,似炸肉饼这种食物,他没多久就能做好。

想着单吃肉饼怕腻,又拿醋和白面煮个白面疙瘩汤,多放大葱,酸酸辣辣的开胃。

饭端到东厢里,几个人围着炕桌一道吃饭:百合吃饭有个毛病,叫她一个人吃吃不多,要是有人陪着,能比寻常多吃小半碗。

肉饼滚烫,上头还冒着油泡泡,宋秀秀暗想:这些各油,大嫂怕不得用一个月?

宋好年先拿一个肉饼,用干净草纸包着下头递给百合,免得油弄脏手,再包一个给宋秀秀,最后才是自个儿。

宋秀秀也好些日子没吃到过热乎乎的新鲜饭菜,晌午才吃下去的排骨汤又克化光了,照着肉饼一口咬下去,外皮酥脆,里头面饼柔软,肉馅鲜嫩,油顺着嘴角留下来,宋秀秀赶紧拿手去擦。

肉馅里头放了葱花和核桃碎提味,比一般的猪肉饼更好吃,百合才吃了一个就不肯再动,倒是又喝了半碗疙瘩汤。

宋好年好声好气地劝她多吃些,百合道:“我都不得下床,吃这些个东西也不消化,没得糟蹋。”

宋秀秀看他们两个恩爱,眼眶里一热,几乎又流下泪来:她早该晓得,柳如龙当初待她冷冰冰,不是为着他读书人的矜持,全是因为他讨厌她。

吃完饭宋好年没忘把剩下五六个饼子给宋秀秀包上:“你带回家去,烤一烤就能吃。”

宋秀秀咬着嘴唇点头,没说她敢多用柴火靠肉饼吃定要再受大嫂磋磨的事情,再在这屋里待不住,抱上圆圆转身就要走。

百合突然叫住宋秀秀:“往后你啥打算?”

宋秀秀一愣:她没丈夫,只能靠娘家,厚着脸皮在娘家一日一日熬下去,等到圆圆长大出嫁,她就是立时撒手也能闭眼睛。

这就是她全部的打算。

百合叹口气:“你往常多厉害一个人,如今就认命不成?”

宋秀秀低头不语,她在家时厉害,是因为有朱氏给她撑腰,出嫁后厉害,是有秀才娘子的名头。如今她啥都没有,活似叫人拔了牙的老虎,哪里还厉害得起来?

百合不耐烦跟她说话,又实在同情圆圆,同她说:“你如今且吃不起饭,往后就能吃得起?圆圆要咋长大,长大后她的嫁妆咋办?”

宋秀秀悚然一惊,忽然想起宋好节说起要卖掉圆圆换彩礼的事情,登时慌张道:“二嫂,我晓得你聪明,求你教教我!”

“这事情别人教不了你,我不是你,不晓得你能干啥。”百合道,“你家去自个儿想想,往后你就这样过日子?到底啥样才是长久的打算?”

百合不敢给宋秀秀出主意,别看宋秀秀如今看着好欺负,她这样的人最不肯讲理,若是百合出的主意叫她过不好,将来只怕要把罪过赖到百合身上。

宋秀秀心事重重地走掉,宋好年笑她:“你不是不管秀秀,咋又说这些个?”

百合道:“我哪里晓得?就看她怪可怜的。”

她毕竟受过高等教育,同宋秀秀这样大字不识一个的姑娘有啥好计较的?讨厌她归讨厌,并不希望她落难到泥地里。

好些人巴不得同自己不睦的人落难,瞧见别人过得不好他才能畅快,别人过得稍微好些,他就好似在火上烤,日日夜夜诅咒人家倒霉。

好在宋好年和百合都不是这样的人。

宋秀秀回到家里,果不其然董氏又是一通说:“带着个娃娃还不安生,成日家往外跑,还想勾搭个汉子咋的?”

宋秀秀没吭气,低眉顺眼地回朱氏房里,见朱氏又尿了满床没人管,满屋子臭气,只得先给她娘换被褥。

朱氏褶皱的眼角有泪扑簌簌往下掉,宋秀秀小声道:“娘,这样的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你说我分家成不成?”

朱氏一下子睁大眼,惊恐地看着闺女,想说啥又说不出,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叫唤,跟圆圆也差不多。

宋秀秀道:“我晓得,我一个闺女没资格提分家,分家后你在大嫂手里也过不好。我有个法子,我和三哥分一家,你跟着我们,爹跟着大哥大嫂,反正爹还能做活,大哥乐意养他。”

乡下地方分家,哪个奉养爹娘哪个就分得多,若似宋秀秀这般安排,牛氏跟着宋好节和宋秀秀,宋好节还能多分得些家产。

牛氏一时犹豫不决,但宋秀秀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心里好似一团火在烧,整个人精气神提高一大截。

等宋好节不晓得从哪里闲逛回来,宋秀秀便悄悄钻进宋好节屋里同他说分家的事情:“趁如今娘还在分家你还能多分些,等娘一去,大哥大嫂仗着要养活爹,还能给你留多少东西?”宋好节一双老鼠眼滴溜溜乱转,还真叫宋秀秀说动,笑嘻嘻地说:“你这榆木疙瘩也有开窍的一天,还真有点子拿法,成啊,回头我就跟爹和老大提分家。”

北京市昌平区精神卫生保健院预约挂号
龙岩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广西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珠海治白癜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