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剑道通神 第二十八章 谁是第一?

发布时间:2019-12-04 22:28:25

剑道通神 第二十八章 谁是第一?

(第一更奉上)

世间,就是一个巨大名利场。

活在世间里的人,一生都在追逐名和利。

淡泊名利、清心寡欲,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或者说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要么是毫无志气之人、要么就是历经磨难勘破红尘世事之人。

身为武者,修炼,就必须消耗各种各样的资源,不管是别人给予还是自己获取,说白了,都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争取到,那就是利。

想要争取到更多的资源,就必须引起更大的重视,那就是名。

名与利,便是每一个武者的追求,不管有意还是无意。

陈宗发现,木人楼的后半段难度比前半段更大,迎面就是一具长着四条手臂的木人攻杀而来,四条手臂上,一条拿刀一条持剑两条空手,分别从四个角度狠狠杀向陈宗,快速直接而凶猛,威力比起两条手臂的木人来,强横了一倍不止。

陈宗还是没有出剑,身形一闪,从木人的四条手臂攻击下穿梭而过,迎面,却是一阵劲风袭来。

赫然是两具长着四条手臂的木人杀至。

木人楼的木人规律,一开始是一具,接着是两具,然后是三具,以此类推,直到最后十具,前半段是如此,估计后半段也差不多。

清楚是清楚,但难度却依然在。

要知道,木人之间是会配合的,木人越多,配合越紧密,多到一定程度时,木人联手包围之势几乎不透风,许多人一开始还可以仗着灵巧的身法步法闪避,最后不得不出手抵抗。

前半段,淘汰了两百多人,还有其中大部分依然没有通过,唯有小部分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人进入后半段。

陈宗发现,当四具有四条手臂的木人围攻时,所带来的压力,已经不逊色于前半段十具双臂木人围攻所带来的压力。

脚步飞快,却一点都不乱,反而有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的味道。

不管是正面的攻击还是左右两侧的攻击又或者是来自于后面的攻击,陈宗都可以感觉到,并且迅速做出反应,将之避开。

白固选择的路线和陈宗不同,但恰好间隔,通过缝隙,能看到陈宗的情况,心下大为震惊,这种灵活的身形和步伐,还要在自己之上,不由压力大增。

白明泽实力的确惊人,再次追击上来,紧随陈宗之后,正要再次出手攻击陈宗之际,陈宗的身形却滑溜的往前,越过四具四臂木人的围攻,再次前进。

前面,就是五具四臂木人,刚出手之际,可怕的压力压迫而来,比之前更强了三成不止,让陈宗一瞬间呼吸困难。

但是,这还不足以让陈宗出手,凭着身法步法,还可以应付。

前后左右移动一番,陈宗摆脱五具木人的攻击,抓住一闪即逝的缝隙,穿梭而过。

“这陈宗的确可怕,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出剑。”白固更加惊讶,旋即暗道:“不行,陈宗与我白家人不对路,说什么也不能让他领先。”

不由加快速度,越过五具木人,与陈宗持平,但他已经出刀,刀光犀利凶猛,击退木人的攻击,要力争第一。

六具四臂木人所带来的压力,又要比五具木人带来的压力强出三成。

三成三成的递增,十分明显也十分可怕,陈宗依然没有拔剑,要挑战自己的极限,也看一看,八天的黑屋禁闭给自己带来的蜕变,到底达到什么地步。

六具四臂木人从四面八方杀至,总共二十四条手臂带着木刀与木剑砍杀而来,尽管动作僵硬,却十分迅速,力量强横攻击力十足,要是被击中,很可能筋骨折断受到创伤,一旦受伤,就很难保证最佳状态,届时极可能因此落败。

六具四臂木人所带来的压力毫无疑问很强烈,陈宗不断的移动脚步摇曳身形,将感知提升到极致。

原本被神秘剑尖改造后,好像潜力被开发出来,感知超越常人,黑屋八天禁闭之下,历经抵抗到崩溃再到从容面对的蜕变,更进一步提升。

不用看,耳朵就能将四周的一切细微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仔细分辨出来。

不用听,单单是凭着一种感觉,也能够把握到各种事物与自己之间的距离。

当然,只能局限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只有几米,超越几米的范围,陈宗就无法感觉到,这已经很厉害了,要知道,就算是练劲境的武者也难以做到这一点。

这无关于修为的高低和实力的强弱,而是一种能力,有人可能先天具备,有人可能后天巧合获得。

白明泽再次追击而至,与陈宗齐平,双拳趁此机会狠狠的捣向陈宗,奇快无比,眨眼就轰出了六拳,从不同的角度,正好填补了六具木人攻击当中的缝隙。

一时间,陈宗的压力剧增,感知都因此受到影响,好像四周的空气被扭曲,开始变得有点模糊。

踏风步!

从始至今,陈宗终于爆发气血之力,施展出人级武学。

身形如风,脚步更轻快,眨眼,就从白明泽的六拳之下脱身,也从六具四臂木人的围攻之下脱身。

入微之境的踏风步被陈宗应用得更加深刻,也更加精妙几分,越过六具四臂木人,陈宗踏入七具四臂木人的包围圈之中,压力,再次剧增。

这种程度的压力,已经明显干扰到陈宗的感知。

“盘山刀!”白固低喝一声,沉稳厚重的刀光环绕,一刀又一刀看似缓慢,却连绵不绝,好像一座座小山盘绕在周身,将六具木人的攻击尽数抵御后,几乎和陈宗同时,踏入七具四臂木人的包围之中,寸步不让。

还有其他几人,几乎只是相差一线,竞争力极强,带来更大的压力。

想要夺得第一,难度很大很大,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别人的。

而第一的奖励却是最好的,谁都想要,不管是三十万白玉钱还是珍铁级武器等等,每一样都很吸引人。

“该死!”眼看陈宗又再次领先自己,白明泽更是暴怒不已,双拳狂暴的与四臂木人对攻,就是不退。

“不得不出剑了。”七具四臂木人所带来的压力,模糊了感知,单凭入微之境的踏风步,也没有那么容易避开。

剑光连续闪烁三次,三具四臂木人的攻击立刻被抵御,压力大减,脚步轻盈身子灵活,好像风中柳絮,移动之间,摇曳不止,摆脱七具四臂木人的包围,再次前进,进入八具四臂木人的包围圈。

压力,又一次增强三成,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感知更加模糊。

三十二条手臂化为强横凶猛的攻击杀至,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看了都会让人头晕目眩。

陈宗出剑,因速度极快,手臂形成了幻影,剑光连连闪烁,抵御一次次木人的攻击,减轻自身压力。

但四臂木人有八具,围攻之下,攻击凶猛攻势连绵密集,没有那么容易抵御住。

陈宗的剑,像是闪电像是奔雷,又忽然像是疾风吹袭而去,却没有携带残影剑法的精髓,因为木人和人类妖兽不同,没有丝毫的意识,是一种制造出来的死物,只会按照设定好的方式进行攻击,残影剑法的光影交错无法起到丝毫迷惑作用。

没有加持残影剑法精髓的剑,似乎变得更加纯粹更加犀利。

另外一边,白固出刀与八具四臂木人缠斗,尽数封挡攻击。

白明泽也摆脱七具四臂木人的攻击,往前冲出,冲向陈宗。

与此同时,陈宗抓住瞬间的时机,一剑挡住其中一具四臂木人的攻击,打开一道缺口,踏风步施展,一步跨出,又一次领先白明泽。

白明泽满脸阴沉,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是全力出手抵御八具四臂木人的攻击

九具四臂木人所带来的压力,更加的强烈更加的可怕,空气都变得混乱,好像水一样的波动开去,荡开层层波纹。

三十六道强横凶猛的攻击杀至,陈宗一边挪移闪避一边出剑抵御。

每一具木人所选的材料都十分坚硬,又经过泡制,表面像是涂抹了一层铁水,正常情况下,宝铁剑也难以将之斩断,只能留下一些伤痕。

当然,想要将之斩断也不是不可以,必须爆发更强大的力量才行,那无疑会耽误一点时间,可能会被其他的木人击中,十分不利。

闯木人楼的目的就是闯过,而不是破坏木人。

如果是要以破坏木人为目的的话,估计还没有全部破坏掉,就已经力竭了,气血境九层武者也是如此。

终于,陈宗踏入了十具四臂木人的包围圈之中,第一次领先于白固。

“不行,第一必须是我的。”白固低吼一声,爆发出更强横的力量,瞬间劈出九刀,连贯成一线,刀刀凶猛不已,十分大力。

九刀之下,一具四臂木人的手臂立刻被斩断,强横的斩杀力量也让那木人微微一顿,抓住这机会,白固一步跨出,进入十具四臂木人的包围圈中。

“该是爆发出全力的时候了。”白固暗道一声,浑身一震,气息陡然增强三分,出刀更强。

十具四臂木人就是最后的一道关卡,只要突破,之后,就是木人楼的出口,无需再有丝毫的保留了。

但十具四臂木人所带来的压力极强,四十条手臂的攻击,密密麻麻,空气如水波动,又好像要掀起一层一层的小波浪一样,使得压力变得更加混乱。

维尔医院
兖矿集团总医院怎么样
长春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