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新一季潮流在巴黎时装周上演时装周资讯0

发布时间:2019-07-08 23:05:29

新一季潮流在巴黎时装周上演时装周资讯

本次巴黎时装周的参与品牌和场次创下新高。为了在芸芸众生之中给看秀的买手和时装们留下印象,各大品牌不得不用足短短15分钟,使尽浑身解数,来陈述他们的时尚主张。

设计师和政客可有相似之处?从方方面面看来,长达8天的巴黎时装周已经越来越像一场声势浩大的竞选运动,在大皇宫、夏约宫、卢浮宫,设计师和总统候选人一样招兵买马、大肆宣传,只为让由、买手和博主组成的选民为他们投上坚定的一票。纵然形式多样,发布会的目的却与政治演讲无异,每位设计师有15分钟的时间陈述他们的时尚主张——— 抬高裙摆抑或放下裙摆,宣泄色彩抑或抑制色彩,拥抱极简抑或拒绝极简——— 而获胜者的发言将会被推选为下一季的潮流指标。当然,时尚和政治一样,说永远比做容易得多。

巴黎世家的设计师尼古拉·盖斯奇埃尔在现阶段似乎有挑战去应对,不同材质拼接制成的廓形外套由于难以复制而令高街品牌敬而远之,而每个设计师心里都该清楚,比被抄袭更可怕的是完全不被抄袭。

所幸,巴黎世家的摇滚女郎很快得到了响应,巴尔曼和高缇耶同样发布了以朋克为主题的系列,后者秀全场掌声雷动。至于服装,3D印花裙和蕾丝牛仔裤留给观众的印象更像是一张坏掉的旧唱片。

厌世摇滚派看似起义失败,那么,站在对立面的入世乐天派呢?莲娜丽姿秀场上的粉红色帘幕或许是个征兆,设计师谢幕时穿着的粉红色开衫又是另一个征兆。但真正能够说明粉色大获全胜的一刻出现在安娜·温图尔抵达巴黎罗莎发布会时:她的两名壮硕保镖,一个穿了粉红衬衫,还有一个默契地系了条粉红领带。

欧洲设计师在用色上的大胆反映出一种让人惊喜的乐观精神,毕竟,还有什么颜色比粉红和荧光色(从伦敦的克里斯托弗·凯恩到巴黎的缪缪都是荧光色的支持者)更为活泼开朗呢?

对那些喜欢范诺顿上季女装系列中的军装裤和豹纹围巾的人来说,好消息是新系列依然延续了阳刚的气质,以黑色宽领长西装配麂皮粗跟鞋的造型开场,点缀着宽松的棉质阔腿裤、搭配腰带的凹凸织物马甲、闪着银光的针织上衣和水洗发白的外套。

斯特凡诺·皮拉蒂对YSL女人的刻画是最地道的,不仅色彩把握得准,连闷骚的性感都借由肉欲的线条和恰当的裸露拿捏到位。白色风衣腋下挖空,露出内衬的黑纱衬衫;黑色连身装以金色勾边,背部装饰着美丽的蝴蝶结;橙色衬衫有着一对丰腴的袖子和透明的后背,下配黑色及膝裙;而蓝色村姑裙则在腰间和下摆盛开着倾斜的荷叶边。

迪奥一片欢乐气氛,模特们留着复古刘海,身披南太平洋风格的印花,出发前往大溪地。短袖收腰外套、彩色流苏包、羽毛大项链和编织雪纺裙在保留迪奥招牌风格的基础上融入了当地人的手工艺元素,但你不由感觉约翰·加利亚诺这次又只是玩了角色扮演的游戏,从秋冬的马场女伯爵到今季的水手女友,设计本身换汤不换药。

拿赛琳来说,新系列区区32套新装故意吊足拥趸的胃口,从一开始的白色到牛仔蓝,渐渐谨慎地在局部释放色彩。将早春系列的休闲感继续发扬光大,秋冬外套中犀利的剪裁被各种宽松的背心、T恤和长衬衫所取代。

朗雯的设计师艾尔巴茨从不会教他的顾客如何穿衣——— 他一向反对这么做。这是两极分化的一季,一边是色彩的万花筒,另一边是清教徒式的全身白。艾尔巴茨提供尽可能多的选择,并尽可能让每种尝试都做到精准。裙子的轮廓贴身而又极具动感,不论是搭配塑身衣的灰色丝绸长裙还是海军蓝的棉质斜肩裙,都兼具美观和实用性。在没有装饰(除了皮腰带)的情况下,艾尔巴茨也抛弃了近两年使用得过于频繁的大体积,令全新朗雯双色裙显得与前两季有所不同。

尽管上午10点半的大皇宫坐满了人,现场还包括一支多达80人的管弦乐队,香奈儿浪漫粉色调的新系列在记忆中宁静得仿佛清晨的花园。卡尔·拉格菲尔德似乎在说,让年轻设计师去影响潮流,或是定义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女性吧,香奈儿宁愿选择以不变应万变。可喜的是,经典元素的回归并不意味着保守,下放的裙摆非但让比例显得老气,反而让荷叶边无袖裙有种少女的纯真。许多面料使用了障眼法,远看像是经典斜纹软呢的外套实际上由粉色丝带编成,圆形轮廓的灰色及膝裙细看之下装点着数不尽的银色丝线。无处不在的羽毛让温柔的套装和裙子更显轻盈,时而出现在黑色绉绸外套的袖子上,时而化身为肉色羽毛裙,穿着它的模特走着走着几乎要飘起来。

和香奈儿一样,克洛伊的迷人之处在于她并不刻意追逐时髦,相反,在弃用了前两季常用的牛仔装和斗篷之后,平易近人的肉色芭蕾舞裙和低跟鞋故意与所谓的时髦保持了一定距离。

时装周的某个下午,平日里宁静的旺多姆广场一度喧闹得像个停车场。

一群女人正脚踩五英寸高跟鞋,大步流星地赶去詹巴迪斯塔·瓦利的发布会,几小时前在贾尔斯·迪肯的秀中担任模特的兼街拍偶像安娜·戴洛·罗素还留着秀上的季莫申科式盘头发辫,她的出现让守候在秀场入口处的各路摄影师顿时陷入疯狂。

在一些系列里,不难发现,设计师正刻意迎合着观众席上疯狂的表演。纪梵希的豹纹背心和黑色薄纱罩裙无疑会在博客上争取到惊人的点击量,里卡多·提西流于表面的设计满足了一批人对时髦的渴望,但却无法令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评论家满意。

缪西娅·普拉达重拾知识分子的派头,用幼稚的五角星、花朵和爱心图案暗讽争名逐利的人心。系着细腰带的长袖连衣裙形式刻板,配上星星和漆质暗红色后更显古怪,连同箱式剪裁的皮衣一起行走在俗气的边缘——— 莫非这就是普拉达眼中世俗的品位?

若说好品位,高缇耶的爱马仕告别作中的骑装造型绝对是完美的代名词,但在巴黎时装周的尾声,刻意为之的坏品位明显占据上风。路易威登浮夸的风格被马克雅克布用中国风的形式表现了出来。开着高衩的旗袍、拖着流苏的手袋、花纹的蕾丝扇子和霓虹色流苏裙,宛如一个红色和紫色的梦,里面装着一个外国人对东方美学的猜想。或许对马克雅克布来说,上一季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的,因为下一季的路易威登女郎永远会是另一个样子。 文/边戈

微信公众号可以开店吗
微店卖家版电脑版
门店营销管理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