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一颗金黄的大山药

发布时间:2019-11-18 13:11:20

“王寡妇怀孕了!”年轻气盛的生产队长媳妇,丢下自己快拾满的半箩头山药蛋,立起身腆着大肚,眼珠子朝左手托着山药箩头系子,右手忙着拣山药的王寡妇滴溜溜瞅着,“嗬,算你有本事,又怀上了。”生产队长媳妇唾沫星子又飞溅起来。

“瞎嚼啥不够哩,老娘那口子走了二三年了,你这不是往老娘身上唾疮吗?”王寡妇依然双膝跪在地里,弓着腰继续刨山药,好像怕立起身子就会耽误生产队的营生似的,满脸泛着红晕对生产队长媳妇不客气道。

“那你小肚子凸凸的是怎回事?”生产队长媳妇已经逼近王寡妇身前,弯腰就要摸王寡妇的肚子。

王寡妇用力秉气一吸,右手顺势朝自己的小肚子使劲一摁,便侧起上半身依旧跪在地上,左手拍拍自己补丁摞补丁的土布夹袄大襟裹着的瘪肚肚,理直气壮地说:“谝你妈那个人不见,老娘肚皮快贴住脊梁骨了,你还埋汰人,你是在夸你有男人,年初刚生了二胎,马上又要下崽,一年能下两窝还不误过大年,享尽了舒服不说,又抢了队里的两个 60斤口粮,驴也没你高产!”

“你眼气吗,有本事你也从腿旮旯飞出个蛾子来。”生产队长媳妇的刀子嘴谁也不得不佩服,她好生纳闷,明明瞅见这个死寡妇贼眼珠子左右打量着,闪电般把一个又粗又长的大黄不榔揣进大襟里了,莫非她会变魔术?还是它长了孙悟空的本事?她的目光从王寡妇的上身一寸一寸地向下滑动,突然她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一个健步窜过去,伸出粗糙的右手,死死抓住王寡妇大裤裆里凸显出的一个硬圪旦,向早已停下刨山药手面面相觑等着好戏的一群社员高呼:“王寡妇想男人想疯了,裤裆里塞着这么粗这么长个不榔!”

身披斜阳,一头黄毛被秋风丑化得特别零乱的我,留裆裤里露着个“尖嘴小叽叽”,丢下地头上正独自玩得起劲的掏窑窑踮蛋蛋的兴致,被山药地中间极具磁性的“主场戏”吸将过去,我吸溜吸溜嘴唇上爬着结满泥土的两筒“浆糊”,身上凝聚着手持铁锹剜山药的母亲牵挂的目光,近前观战。

只见满脸汗痕印在尘土上的王寡妇,脑袋涨得茄子似的,被生产队长媳妇抓着裤裆不放,她突然放声嚎哭:“这个圪泡(女人偷汉子生的野种)这是按住芦萎抠籽——活欺负人哩,老娘这一筐血今天不得不洒在生产队的山药地里了!”她奋力将生产队长媳妇推了个仰面朝天,跌了个四仰八叉,然后双手胡乱地解开自己一条裤腿上绊着的带子攥在手里,爬起来向地头那棵歪脖子榆树跌撞过去。三两步后,她的那条宽裤腿里,一颗金黄的大山药顺着腿呗儿出溜在地里。

“快拦住王寡妇!”生产队长一边向社员们发号司令,一边大步跨向自己的媳妇……

繁忙着起山药的社员队伍霎时乱了阵脚,三三两两陆续向王寡妇追去,同时还有一两双手伸向呻吟不止的生产队长媳妇,更多的刨山药社员眼睛瞅着热闹,手发疯似的往怀里胡乱地揣山药蛋子。

秋风虽然不很刺骨,但很快把斜阳逼下西山。

王寡妇在众人的劝说下双手捂脸吸吸哒哒……

生产队长媳妇龇牙咧嘴直揉突兀的肚子……

一群社员书归正传,秋风扫落叶一般,雨过地皮也不湿地把前面剜过的大片山药拾了拾,纷纷怀揣希望收了工。

煤油灯下,母亲在地下挠着头盘来回,我吸溜吸溜鼻涕,从夹袄大襟里摸出王寡妇裤腿里出溜下的那颗金黄金黄又粗又长的大山药来,它被昏暗的灯光送进母亲急得上火发红的双眼,她喜出望外地扑向我,粗糙的双手掬着我冰冷的脸蛋一阵狂亲……

这一夜,母亲狂吞着粗瓷笨碗里的清汤煮山药条条,时不时手里的那双葫榛笨筷子把她碗里稀有的莜面拌汤疙瘩瘩夹在我嘴上……

母亲这顿晚饭破例地吸溜了好一阵子,她脸上挂满了从未有的喜悦……

我的肚渐渐鼓得滚圆滚圆,自有记忆以来,第一顿饱饭——莜面拌汤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太阳一杆高了依旧干冷干冷的,没撒下一丝热气,母亲牵着我皴得发黑的手扛着锹在大门口期待着生产队长的上工令,奇怪的是队长今天竟然失职了……

呱呱……天宇间,一群杂乱的大雁凄叫着……

不知太阳又大循环了几个 60天,我才理解了母亲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那一夜,生产队长媳妇流产了。

共 15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锅饭时期一般指1959年到1962年,农村以生产小队为单位建食堂,全队社员都集体吃食堂。头一年还能填饱肚子,从60年开始进入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日子就非常艰难了......作品的历史背景就是那个时期。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4-10 10:10:40 问好了,期盼您的新作!

海口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金华性病医院
泰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西乡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